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256714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北京、上海、东莞、贵州、青海取消医院普通门诊!

除北京、上海、东莞外,贵州、青海也开始了取消三级医院门诊的动作。
 
       如果三级医院取消普通门诊的动作在全国展开,那么仅一年时间,这一药品市场缺口就达4000亿元人民币。
门诊取消.png


 
       贵州、青海提取消普通门诊
 
       近日,根据网络消息,贵州省人民医院发布通知:限制日常门诊量,逐步增加专家门诊、取消副主任医师以下普通门诊。

 

贵州取消门诊.jpg

 

       除贵州省外,东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也印发《东莞市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工作方案》(下称《方案》)。
 
       《方案》明确,在门诊业务上,三级医院和镇街医院要逐步压缩和关停普通门诊,原则上仅保留专科(专家)门诊。
 

东莞取消.jpg

 
       其实,早在2016年6月份,东莞市卫生计生局就已明确表示,东莞接下来将全面推行分级诊疗制度,未来全市65%以上诊疗服务要在基层医疗机构解决。
 
       不久前,青海省卫计委也要求,2017年,在做好三级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用药衔接的前提下,自2017年7月1日起全部取消简易门诊,基础普通用药由基层医疗机构提供。
 
       同时从7月1日起,西宁地区各类三级医院(含省妇幼保健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同时,要求西宁地区三级公立医院普通门诊数量要较上年减少25%。
 
       继叫停门诊输液之后,三级医院普通门诊也开始逐步关闭。
 
       基层医疗机构成药企新“战场”
 
       在三级医院普通门诊关闭的背后,是国家推进分级诊疗坚定不移的决心。三级医院作为药企传统的“主场”,逐渐关闭普通门诊,对药企来说似乎是“釜底抽薪”。
 
       根据卫生计生委数据,2014年1~11月,全国三级公立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为267.9元。我们假设一个三级医院门诊量每天1万(很多大城市医院门诊量已超过1万),次均门诊费用平均250元。
 
       再根据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的数据,2015年,药品在门诊费用中占比23.0%。也就说三级医院的一次门诊平均药品支出约是57.5元。
 
       一个三级医院取消普通门诊,一天仅从普通门诊一项就减少药品费用约57.5元,一年就减少药品费用接近2.1亿。
 
       根据卫计委的最新数据,截止2017年6月底,全国三级医院数量2286所,如果取消三级医院普通门诊在全国推开,三级医院市场一年产生的药品缺口将达4千多亿。
 
       不过,就像东莞市卫生计生局相关负责人说的那样,“让不同的病在不同层级的医疗机构解决,比如常见病、多发病会在基层,而危重、疑难杂症则在大医院。”
 
       分级诊疗背后是将患者基础的看病需求,基础药品的消费需求转移到基层医疗机构。
 
       可以预计如果分级诊疗进展顺利,那么这一庞大的市场缺口将由众多基层医疗机构填补。并且,在分级诊疗制度下,上级医院和基层社区的用药目录将逐步打通。
 
       以北京为例,2016年8月,北京市卫计委发布的《北京市分级诊疗制度建设2016-2017年度的重点任务》就明确表示,北京市将统一大医院与社区的药品采购目录,并于2017年实现基本医保药品目录的2510种药品将全部下放社区。
 
       看来随着分级诊疗的推进,药企的博弈也要转向新的“战场”。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北京、上海、东莞、贵州、青海取消医院普通门诊!

    除北京、上海、东莞外,贵州、青海也开始了取消三级医院门诊的动作。
     
           如果三级医院取消普通门诊的动作在全国展开,那么仅一年时间,这一药品市场缺口就达4000亿元人民币。
    门诊取消.png


     
           贵州、青海提取消普通门诊
     
           近日,根据网络消息,贵州省人民医院发布通知:限制日常门诊量,逐步增加专家门诊、取消副主任医师以下普通门诊。

     

    贵州取消门诊.jpg

     

           除贵州省外,东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也印发《东莞市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工作方案》(下称《方案》)。
     
           《方案》明确,在门诊业务上,三级医院和镇街医院要逐步压缩和关停普通门诊,原则上仅保留专科(专家)门诊。
     

    东莞取消.jpg

     
           其实,早在2016年6月份,东莞市卫生计生局就已明确表示,东莞接下来将全面推行分级诊疗制度,未来全市65%以上诊疗服务要在基层医疗机构解决。
     
           不久前,青海省卫计委也要求,2017年,在做好三级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用药衔接的前提下,自2017年7月1日起全部取消简易门诊,基础普通用药由基层医疗机构提供。
     
           同时从7月1日起,西宁地区各类三级医院(含省妇幼保健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同时,要求西宁地区三级公立医院普通门诊数量要较上年减少25%。
     
           继叫停门诊输液之后,三级医院普通门诊也开始逐步关闭。
     
           基层医疗机构成药企新“战场”
     
           在三级医院普通门诊关闭的背后,是国家推进分级诊疗坚定不移的决心。三级医院作为药企传统的“主场”,逐渐关闭普通门诊,对药企来说似乎是“釜底抽薪”。
     
           根据卫生计生委数据,2014年1~11月,全国三级公立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为267.9元。我们假设一个三级医院门诊量每天1万(很多大城市医院门诊量已超过1万),次均门诊费用平均250元。
     
           再根据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的数据,2015年,药品在门诊费用中占比23.0%。也就说三级医院的一次门诊平均药品支出约是57.5元。
     
           一个三级医院取消普通门诊,一天仅从普通门诊一项就减少药品费用约57.5元,一年就减少药品费用接近2.1亿。
     
           根据卫计委的最新数据,截止2017年6月底,全国三级医院数量2286所,如果取消三级医院普通门诊在全国推开,三级医院市场一年产生的药品缺口将达4千多亿。
     
           不过,就像东莞市卫生计生局相关负责人说的那样,“让不同的病在不同层级的医疗机构解决,比如常见病、多发病会在基层,而危重、疑难杂症则在大医院。”
     
           分级诊疗背后是将患者基础的看病需求,基础药品的消费需求转移到基层医疗机构。
     
           可以预计如果分级诊疗进展顺利,那么这一庞大的市场缺口将由众多基层医疗机构填补。并且,在分级诊疗制度下,上级医院和基层社区的用药目录将逐步打通。
     
           以北京为例,2016年8月,北京市卫计委发布的《北京市分级诊疗制度建设2016-2017年度的重点任务》就明确表示,北京市将统一大医院与社区的药品采购目录,并于2017年实现基本医保药品目录的2510种药品将全部下放社区。
     
           看来随着分级诊疗的推进,药企的博弈也要转向新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