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2.133343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新的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医改图片.png


据媒体报道,安徽省天长市委书记金维加已于上周低调升任安徽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当然,一个从2009年02月就做县长,至今已经马上9年的正处级升任副厅级,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何况,金书记2015年6月还曾荣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呢?但毕竟副厅级比县处级干部要少得多。因此,业内猜测,金维加升任省卫计委副主任是否与其创立的“县域医改天长模式”有关呢?其升任现职是否更有利于在安徽全省范围内推广“天长模式”呢?如果“天长模式”在安徽推广顺利,是否有可能推向全国呢?

天长模式是个啥?

据2017年2月14日,《第一财经日报》一篇题目叫《县域医改的“天长模式”》报道,安徽天长,是安徽省滁州市下辖的县级市。三年前,县域内无序就医存在突出问题,矛盾与风险频现,县级医院“吃不了”一床难求,群众意见大;乡镇医院“吃不饱”资源浪费,医务人员不满意;病人留不住基金吃紧,主管部门压力大。

2016年3月(据媒体公开资料显示:金维加是2015年01月任安徽省天长市委书记的)天长被确定为全国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示范县契机,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又符合天长市情的农村分级诊疗服务模式。

这一模式的核心是“大小医院一个碗里吃饭”,也就是改变过去市镇村医疗机构各自为政、争夺病人的竞争关系,组建起县域医共体,让资源真正“活”起来,大小医院一个碗里吃饭。

具体做法是:整合城乡医疗机构,以市人民医院、中医院和天康医院3个县级医院为牵头单位,分别与基层医疗机构签订结对协议,组建3个县域医共体,依靠县级医院的力量,牵头重新构建县乡村三级医疗网,使县乡村“一条心”。

明确乡镇卫生院必须收治的病种,实行基层首诊;牵头医院确定了康复期下转病种,实行双向转诊。医共体内实行按人头总额预付,交由牵头医院统筹管理,年底结算,超支由县级医院承担,结余由县级医院、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按6:3:1比例进行分配。这样就可以把原来医院想方设法多花的新农合基金从“医院收入”变成“医院成本”,多花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的,外转病人花的钱也要自己“掏口袋”,医共体内各医疗机构学会主动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降低外转患者,尽最大努力减少居民患病。

当然,从“天长模式”设计的思路看,似乎很不错。如果进一步深化,也可以将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捆绑在一起,使得医共体有动力去做实做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使辖区居民不得病少得病,而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并不减少,总额预付的医疗保险资金不是将有更多的结余吗?

而这一点,天长已经进行了尝试,具体就是在县级公立医院设置了健康管理中心,并建立了“双处方”制度,即向就诊患者同时开具用药处方和个性化健康处方。同时市财政投入用于治未病事业,加强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健康管理工作,帮助老百姓形成“有病治病,无病防病”的健康管理理念,努力把以治疗为中心转变为以群众的健康管理为中心。

金维加升任安徽省卫计委副主任,天长模式全省推开是否更有力度?

其实,安徽要推广“天长模式” 也有一段时间了。

2017年3月,安徽省省长带领有关部门赴天长市调研,准备把天长模式在全省推广,希望让“盆景”变成“风景”。

而在安徽之前,2016年12月22日,国家卫计委、国务院医改办就在安徽天长市召开了全国医改示范工作现场会,总结推广天长医改经验。

2017年9月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务院医改办在深圳召开全国医联体建设现场推进会,安徽省天长市介绍了“建立县域医疗服务共同体,加快形成分级诊疗格局”的经验。

因此,人们有充足理由推测,金维加升任安徽省卫计委副主任,与天长医共体密不可分。也有理由相信,金维加升任安徽省卫计委副主任,对于进一步推进天长医共体模式更加有力度。

如果安徽推开顺利,天长模式会不会

推向全国?

然而,天长模式是否能够在安徽顺利推进还不好说,即使在安徽顺利,是否就能复制到全国还尚未可知,因为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模式”,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具有“可复制性”。那么天长模式到底存在哪些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呢?

一是天长模式缺乏强基层的动力。从媒体报道看,尽管天长模式可以实现有效的分级诊疗和有序转诊,解决之前基层吃不饱门可罗雀,县级医院吃不消人满为患的现状,但并没有实质性解决基层不强问题的关键措施。如基层卫生院、村卫生室规范化建设问题,怎么解决基层需要的实用性人才问题,特别是全科医生奇缺的问题,怎么解决人才下不去留不住用不上的问题,特别是薪酬待遇、职业发展、执业环境等方面都没有制度安排。因此很难强基层,而基层不强,分级诊疗就难以持续,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也不可能持久,质量也不会高。

二是病人的就诊自由选择权与人头总额预付怎么落实?由于天长医共体的核心是医共体内实行按人头总额预付,交由牵头医院统筹管理。而天长的牵头医院有县级三家医院,这三家牵头医院分别与基层医疗机构签订结对协议,显然可能就有两种做法,一种是分片划地盘,每一家牵头医院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样的话,就限制了病人自由就医权;另一种是每一家基层医院都与牵头医院签订协议,根据病人病情及各医院优势科室按需转诊,但按人头总额预付又怎么实施?

三是集团化会不会人为限制病人的医疗服务并出现短斤少两?按照医疗机构规划与建设的常规,一个县三所医院不可能技术全面而平衡,天长模式让三家医院分别牵头组建以“利益”为核心的“医疗服务共同体”会不会限制患者的“自主择医权”,会不会出现医疗服务中的短斤少两?进而会不会因为“利益”进而侵犯患者的生命健康权?

当然,目前还没有一个医改模式是完美的,如果这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或许天长模式能够走的更远。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新的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医改图片.png


    据媒体报道,安徽省天长市委书记金维加已于上周低调升任安徽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当然,一个从2009年02月就做县长,至今已经马上9年的正处级升任副厅级,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何况,金书记2015年6月还曾荣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呢?但毕竟副厅级比县处级干部要少得多。因此,业内猜测,金维加升任省卫计委副主任是否与其创立的“县域医改天长模式”有关呢?其升任现职是否更有利于在安徽全省范围内推广“天长模式”呢?如果“天长模式”在安徽推广顺利,是否有可能推向全国呢?

    天长模式是个啥?

    据2017年2月14日,《第一财经日报》一篇题目叫《县域医改的“天长模式”》报道,安徽天长,是安徽省滁州市下辖的县级市。三年前,县域内无序就医存在突出问题,矛盾与风险频现,县级医院“吃不了”一床难求,群众意见大;乡镇医院“吃不饱”资源浪费,医务人员不满意;病人留不住基金吃紧,主管部门压力大。

    2016年3月(据媒体公开资料显示:金维加是2015年01月任安徽省天长市委书记的)天长被确定为全国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示范县契机,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又符合天长市情的农村分级诊疗服务模式。

    这一模式的核心是“大小医院一个碗里吃饭”,也就是改变过去市镇村医疗机构各自为政、争夺病人的竞争关系,组建起县域医共体,让资源真正“活”起来,大小医院一个碗里吃饭。

    具体做法是:整合城乡医疗机构,以市人民医院、中医院和天康医院3个县级医院为牵头单位,分别与基层医疗机构签订结对协议,组建3个县域医共体,依靠县级医院的力量,牵头重新构建县乡村三级医疗网,使县乡村“一条心”。

    明确乡镇卫生院必须收治的病种,实行基层首诊;牵头医院确定了康复期下转病种,实行双向转诊。医共体内实行按人头总额预付,交由牵头医院统筹管理,年底结算,超支由县级医院承担,结余由县级医院、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按6:3:1比例进行分配。这样就可以把原来医院想方设法多花的新农合基金从“医院收入”变成“医院成本”,多花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的,外转病人花的钱也要自己“掏口袋”,医共体内各医疗机构学会主动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降低外转患者,尽最大努力减少居民患病。

    当然,从“天长模式”设计的思路看,似乎很不错。如果进一步深化,也可以将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捆绑在一起,使得医共体有动力去做实做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使辖区居民不得病少得病,而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并不减少,总额预付的医疗保险资金不是将有更多的结余吗?

    而这一点,天长已经进行了尝试,具体就是在县级公立医院设置了健康管理中心,并建立了“双处方”制度,即向就诊患者同时开具用药处方和个性化健康处方。同时市财政投入用于治未病事业,加强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健康管理工作,帮助老百姓形成“有病治病,无病防病”的健康管理理念,努力把以治疗为中心转变为以群众的健康管理为中心。

    金维加升任安徽省卫计委副主任,天长模式全省推开是否更有力度?

    其实,安徽要推广“天长模式” 也有一段时间了。

    2017年3月,安徽省省长带领有关部门赴天长市调研,准备把天长模式在全省推广,希望让“盆景”变成“风景”。

    而在安徽之前,2016年12月22日,国家卫计委、国务院医改办就在安徽天长市召开了全国医改示范工作现场会,总结推广天长医改经验。

    2017年9月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务院医改办在深圳召开全国医联体建设现场推进会,安徽省天长市介绍了“建立县域医疗服务共同体,加快形成分级诊疗格局”的经验。

    因此,人们有充足理由推测,金维加升任安徽省卫计委副主任,与天长医共体密不可分。也有理由相信,金维加升任安徽省卫计委副主任,对于进一步推进天长医共体模式更加有力度。

    如果安徽推开顺利,天长模式会不会

    推向全国?

    然而,天长模式是否能够在安徽顺利推进还不好说,即使在安徽顺利,是否就能复制到全国还尚未可知,因为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模式”,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具有“可复制性”。那么天长模式到底存在哪些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呢?

    一是天长模式缺乏强基层的动力。从媒体报道看,尽管天长模式可以实现有效的分级诊疗和有序转诊,解决之前基层吃不饱门可罗雀,县级医院吃不消人满为患的现状,但并没有实质性解决基层不强问题的关键措施。如基层卫生院、村卫生室规范化建设问题,怎么解决基层需要的实用性人才问题,特别是全科医生奇缺的问题,怎么解决人才下不去留不住用不上的问题,特别是薪酬待遇、职业发展、执业环境等方面都没有制度安排。因此很难强基层,而基层不强,分级诊疗就难以持续,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也不可能持久,质量也不会高。

    二是病人的就诊自由选择权与人头总额预付怎么落实?由于天长医共体的核心是医共体内实行按人头总额预付,交由牵头医院统筹管理。而天长的牵头医院有县级三家医院,这三家牵头医院分别与基层医疗机构签订结对协议,显然可能就有两种做法,一种是分片划地盘,每一家牵头医院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样的话,就限制了病人自由就医权;另一种是每一家基层医院都与牵头医院签订协议,根据病人病情及各医院优势科室按需转诊,但按人头总额预付又怎么实施?

    三是集团化会不会人为限制病人的医疗服务并出现短斤少两?按照医疗机构规划与建设的常规,一个县三所医院不可能技术全面而平衡,天长模式让三家医院分别牵头组建以“利益”为核心的“医疗服务共同体”会不会限制患者的“自主择医权”,会不会出现医疗服务中的短斤少两?进而会不会因为“利益”进而侵犯患者的生命健康权?

    当然,目前还没有一个医改模式是完美的,如果这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或许天长模式能够走的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