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2.138079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2017年欧洲生物科技公司8大临床“失望事件”

对生物技术行业来说,2016年着实是艰难的一年,因此2017年也被视为扭转行业压力的一年。虽然本年度有了些改善,但还是有一些行业阻碍不得不面对。

Q3.jpg


生物医药行业在刚开始的前几个月成绩斐然,前四个月FDA一共批准了14个新药,相对同期的2016年已经有了显着改善,要知道2016年全年度才批准了22个新药。还有好消息是,生物技术公司的股票在今年也算是处在了业绩最好的一年,但这也不能掩盖药物开发领域出现的“失望事件”。

大制药公司的商业模式仍然“一团糟”:即使大制药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很大,但这并不妨碍生物科技公司在创新方面上已经走在了前列。大制药公司在巨大研发投入后会努力寻求实现投资回报,而根据EvaluatePharma预测,他们到2020的投资回报将可能为0。

除此之外,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和伦敦经济学院的一项研究提出了对临床试验过程及结果的关注。研究发现,57%的癌症药物并不能改善生存期和生活质量,只有35%的人提高了总生存率,这应是一种创新抗癌药物的主要目标。

2018年就要来临了,又是对整年度行业发展进行各类总结的时刻,下面所列的是欧洲地区生物科技公司2017年主要的临床失败事件:


1、CureVac公司前列腺癌候选药物未达主要研究终点

德国生物科技新贵CureVac在2017年的开局并不算顺利,1月份公司的前列腺癌治疗性疫苗CV9104在临床2期试验中未能达到主要终点,CureVac公司作为一家利用mRNA进行疾病预防和治疗的生物制药公司,其主要候选mRNA疗法药物CV9104只是达到了次要研究终点,没有明显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

CureVac不再将mRNA视为一种独立的治疗方法,公司CEO Ingmar Hoerr依然对未来持乐观态度:“我们在此前得到的经验表明,mRNA疗法本身用于治疗是不够的,你必须打破耐受,你必须使它更具免疫原性。”事实上,mRNA疗法可以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用,Moderna和BioNTech公司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评估工作。

2、Innate Pharma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临床2期试验失败

2月份,法国Innate公司的免疫检查点药物lirilumab未能在评估急性髓性白血病治疗的临床2期试验中达到主要终点。2011年,BMS从Innate获得了抗KIR单抗lirilumab的许可,交易价值达4亿欧元。尽管lirilumab正在其他六种癌症类型的治疗中进行临床研究评估,但随着这次2期试验的失败,该公司的股票还是下跌了近25%。

这次试验的失利已迫使Innate将精力专注到了BMS公司另一款已上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nivolumab(Opdivo)联用 lirilumab的治疗上。

3、Actelion临床试验出现患者死亡

Actelion被强生公司收购,理应给强生一次巨大的推动。而事实上,公司的肺动脉高压治疗药物uptravi由于出现了5例患者死亡,EMA正在据此进行相应的审查。Uptravi的价格高达15万欧元,是Actelion公司的重要资产,该药物的潜力也是强生公司花费300亿欧元将Actelion公司收购的原因之一。

此后,Actelion公司的主要候选药物Opsumit的一项临床3期试验也未能成功,临床效果没能超越安慰剂治疗。尽管如此,该药物还是在2016年拿到了7.8亿欧元的收入。这些试验的失败显然未让强生公司退缩,强生在之后的收购邀约中又追加了20亿欧元。

4、Cerenis Therapeutics心脏药物2期试验失败

3月,法国Cerenis公司评估在研药物CER-001的临床2期试验未能达到主要研究终点,该药物主要针对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的治疗,该疾病的特征是会让流向心脏的血流减少,使心脏不能正常工作或导致患者死亡。

该试验是CER-001第二个临床2期试验,该药在2014年已经显示不能减少患者的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但公司并没有放弃CER-001,目前正在进行用于高密度脂蛋白遗传缺陷治疗的临床3期研究。

5、CHMP不建议批准mastinib

5月,欧盟人用医药产品委员会(CHMP)对法国AB Science公司masitinib的用药批准没能给予积极意见,该药物申请用于系统性肥大细胞增多症这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的治疗,该病特点是肥大细胞的异常增生,这种情况可以影响身体周围的许多系统,最常见的是皮肤,但也会影响骨髓、肝脏和脾脏。

CHMP的意见是基于对masitinib临床试验地点的审查结果,临床试验没能达到GCP规范的要求,试验进行中出现了严重的缺陷。更为重要的是,该机构对研究主要分析的统计分析变化不太满意。

6、Onxeo公司肝癌纳米粒疗法未能获得成功

9月,法国Onxeo公司的纳米粒制剂Livatag(阿霉素纳米颗粒)与其他现有治疗方法相比,未能改善肝细胞癌患者的预后。该研究所希望看到的结果是与其他抗癌治疗(包括奥沙利铂、吉西他滨和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相比,livatag可以显着提高患者的生存期。

通过将阿霉素这种化疗药物包裹到纳米颗粒中有望通过将其导入细胞中来克服肿瘤细胞的耐药性。

7、DBV Technology花生过敏治疗药物临床3期失败

法国DBV Technology开发的viaskin贴剂可以非侵入性治疗儿童花生过敏。然而10月公司表示,该候选药物没能达到主要终点。12个月的治疗后,35%的孩子对DBV治疗有缓解,相对应的是安慰剂组的14%的缓解率。虽然这是一个显着的差异,但安慰剂的表现比预期的要好。

这迫使该公司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过敏免疫治疗产品管线。但是,DBV Technologies正在同FDA进行沟通以继续进行下面的研究,此前FDA已经授予viaskin突破性疗法和快速通道认定。现在,我们正期待着该药物在1-3岁之间儿童中进行的第二个临床试验结果。

8、Auris公司突发性耳聋治疗失败

瑞士Auris Medical公司的突发性耳聋疗法未能达到研究的疗效终点,导致公司提前终止试验。相比安慰剂治疗,候选药物AM-111在28天治疗后,没能显着改善重度或极重度突发性耳聋患者的听力水平。

Auris已就此开始讨论药物获批的可能性,公司相信研究的结果取决于研究设计而不是药物本身。如果该药物成功获批,它将不会是第一个寻求上市但没有显示明确疗效的产品。

以上8家公司中有5家是法国生物科技公司,这还不包括Cellectis,该公司的CAR-T疗法临床1期试验有一位患者死亡,使FDA对其作出了试验暂停的决定。这个数字或许会让法国有点担忧,因为到目前为止,该国的行业表现一直很好。

值得一提的是,默克公司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包括avelumab,未能在胃癌III期试验中显示出优于化疗的作用。上个月,英国Immunocore公司的TCR免疫疗法IMCgp100在用于转移性葡萄膜黑色素瘤治疗的临床1期试验中,结果也没能达到公司的心理预期。

上面这些公司的临床试验结果或许不那么耀眼,但都是在为人类的健康在做着自己的努力,由衷希望这些公司在来年临床路可以走的更顺。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2017年欧洲生物科技公司8大临床“失望事件”

    对生物技术行业来说,2016年着实是艰难的一年,因此2017年也被视为扭转行业压力的一年。虽然本年度有了些改善,但还是有一些行业阻碍不得不面对。

    Q3.jpg


    生物医药行业在刚开始的前几个月成绩斐然,前四个月FDA一共批准了14个新药,相对同期的2016年已经有了显着改善,要知道2016年全年度才批准了22个新药。还有好消息是,生物技术公司的股票在今年也算是处在了业绩最好的一年,但这也不能掩盖药物开发领域出现的“失望事件”。

    大制药公司的商业模式仍然“一团糟”:即使大制药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很大,但这并不妨碍生物科技公司在创新方面上已经走在了前列。大制药公司在巨大研发投入后会努力寻求实现投资回报,而根据EvaluatePharma预测,他们到2020的投资回报将可能为0。

    除此之外,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和伦敦经济学院的一项研究提出了对临床试验过程及结果的关注。研究发现,57%的癌症药物并不能改善生存期和生活质量,只有35%的人提高了总生存率,这应是一种创新抗癌药物的主要目标。

    2018年就要来临了,又是对整年度行业发展进行各类总结的时刻,下面所列的是欧洲地区生物科技公司2017年主要的临床失败事件:


    1、CureVac公司前列腺癌候选药物未达主要研究终点

    德国生物科技新贵CureVac在2017年的开局并不算顺利,1月份公司的前列腺癌治疗性疫苗CV9104在临床2期试验中未能达到主要终点,CureVac公司作为一家利用mRNA进行疾病预防和治疗的生物制药公司,其主要候选mRNA疗法药物CV9104只是达到了次要研究终点,没有明显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

    CureVac不再将mRNA视为一种独立的治疗方法,公司CEO Ingmar Hoerr依然对未来持乐观态度:“我们在此前得到的经验表明,mRNA疗法本身用于治疗是不够的,你必须打破耐受,你必须使它更具免疫原性。”事实上,mRNA疗法可以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用,Moderna和BioNTech公司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评估工作。

    2、Innate Pharma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临床2期试验失败

    2月份,法国Innate公司的免疫检查点药物lirilumab未能在评估急性髓性白血病治疗的临床2期试验中达到主要终点。2011年,BMS从Innate获得了抗KIR单抗lirilumab的许可,交易价值达4亿欧元。尽管lirilumab正在其他六种癌症类型的治疗中进行临床研究评估,但随着这次2期试验的失败,该公司的股票还是下跌了近25%。

    这次试验的失利已迫使Innate将精力专注到了BMS公司另一款已上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nivolumab(Opdivo)联用 lirilumab的治疗上。

    3、Actelion临床试验出现患者死亡

    Actelion被强生公司收购,理应给强生一次巨大的推动。而事实上,公司的肺动脉高压治疗药物uptravi由于出现了5例患者死亡,EMA正在据此进行相应的审查。Uptravi的价格高达15万欧元,是Actelion公司的重要资产,该药物的潜力也是强生公司花费300亿欧元将Actelion公司收购的原因之一。

    此后,Actelion公司的主要候选药物Opsumit的一项临床3期试验也未能成功,临床效果没能超越安慰剂治疗。尽管如此,该药物还是在2016年拿到了7.8亿欧元的收入。这些试验的失败显然未让强生公司退缩,强生在之后的收购邀约中又追加了20亿欧元。

    4、Cerenis Therapeutics心脏药物2期试验失败

    3月,法国Cerenis公司评估在研药物CER-001的临床2期试验未能达到主要研究终点,该药物主要针对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的治疗,该疾病的特征是会让流向心脏的血流减少,使心脏不能正常工作或导致患者死亡。

    该试验是CER-001第二个临床2期试验,该药在2014年已经显示不能减少患者的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但公司并没有放弃CER-001,目前正在进行用于高密度脂蛋白遗传缺陷治疗的临床3期研究。

    5、CHMP不建议批准mastinib

    5月,欧盟人用医药产品委员会(CHMP)对法国AB Science公司masitinib的用药批准没能给予积极意见,该药物申请用于系统性肥大细胞增多症这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的治疗,该病特点是肥大细胞的异常增生,这种情况可以影响身体周围的许多系统,最常见的是皮肤,但也会影响骨髓、肝脏和脾脏。

    CHMP的意见是基于对masitinib临床试验地点的审查结果,临床试验没能达到GCP规范的要求,试验进行中出现了严重的缺陷。更为重要的是,该机构对研究主要分析的统计分析变化不太满意。

    6、Onxeo公司肝癌纳米粒疗法未能获得成功

    9月,法国Onxeo公司的纳米粒制剂Livatag(阿霉素纳米颗粒)与其他现有治疗方法相比,未能改善肝细胞癌患者的预后。该研究所希望看到的结果是与其他抗癌治疗(包括奥沙利铂、吉西他滨和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相比,livatag可以显着提高患者的生存期。

    通过将阿霉素这种化疗药物包裹到纳米颗粒中有望通过将其导入细胞中来克服肿瘤细胞的耐药性。

    7、DBV Technology花生过敏治疗药物临床3期失败

    法国DBV Technology开发的viaskin贴剂可以非侵入性治疗儿童花生过敏。然而10月公司表示,该候选药物没能达到主要终点。12个月的治疗后,35%的孩子对DBV治疗有缓解,相对应的是安慰剂组的14%的缓解率。虽然这是一个显着的差异,但安慰剂的表现比预期的要好。

    这迫使该公司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过敏免疫治疗产品管线。但是,DBV Technologies正在同FDA进行沟通以继续进行下面的研究,此前FDA已经授予viaskin突破性疗法和快速通道认定。现在,我们正期待着该药物在1-3岁之间儿童中进行的第二个临床试验结果。

    8、Auris公司突发性耳聋治疗失败

    瑞士Auris Medical公司的突发性耳聋疗法未能达到研究的疗效终点,导致公司提前终止试验。相比安慰剂治疗,候选药物AM-111在28天治疗后,没能显着改善重度或极重度突发性耳聋患者的听力水平。

    Auris已就此开始讨论药物获批的可能性,公司相信研究的结果取决于研究设计而不是药物本身。如果该药物成功获批,它将不会是第一个寻求上市但没有显示明确疗效的产品。

    以上8家公司中有5家是法国生物科技公司,这还不包括Cellectis,该公司的CAR-T疗法临床1期试验有一位患者死亡,使FDA对其作出了试验暂停的决定。这个数字或许会让法国有点担忧,因为到目前为止,该国的行业表现一直很好。

    值得一提的是,默克公司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包括avelumab,未能在胃癌III期试验中显示出优于化疗的作用。上个月,英国Immunocore公司的TCR免疫疗法IMCgp100在用于转移性葡萄膜黑色素瘤治疗的临床1期试验中,结果也没能达到公司的心理预期。

    上面这些公司的临床试验结果或许不那么耀眼,但都是在为人类的健康在做着自己的努力,由衷希望这些公司在来年临床路可以走的更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