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912089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资讯 > 血液及体液

超越Apple Watch,Echo Labs将连续无创血检融入可穿戴设备

在收集人体数据方面,当前的可穿戴健康追踪设备已经发展到极限了。例如,Fitbit Charge HR和微软Microsoft Band等智能手环能够一整天持续追踪用户心率,提供极具价值的数据。但鉴于当前的技术,这些设备也只能做到这儿了。

现有可穿戴智能设备还无法"走进"用户的血液中。而创业公司Echo Labs可能是第一个将健康追踪推向一个新高度的企业。Echo Labs是一家从斯坦福大学下属孵化器Start X走出的小型创业公司。

Echo Labs利用两年时间开发出了一款智能手环原型,可检测血液中的氧气、二氧化碳、PH值、碳水化合物和血压等数据。其实Jawbone、Fitbit和苹果等也在开发类似功能的产品。但Echo Labs是第一个公布原型产品的厂商,尽管当前的原型看起来还显得有些笨拙。

虽然产品尚未做好上市准备,但Echo Labs的两位联合创始人32岁的皮埃尔-吉安·克布特(Pierre-Jean Cobut)和29岁的埃拉德·费博(Elad Ferber)已经收到了来自制药、生物科技、医疗科技和保险等领域公司,甚至汽车制造商的大量咨询,其中大部分对该产品持续监测血液成分的能力感兴趣。

克布特和费博最初计划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产品,但Echo Labs只有一个三人团队,很难在短期内正式推出一款消费者产品。因此,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将该技术应用到当前其他健康追踪产品中。

Echo Labs的智能手环原型通过光和一种专属算法来测量血液成分。简而言之,它通过发射电磁波穿透人体组织,然后测量不同光频率的反射情况,以检测血液中分子的浓度。

联合创始人克布特称:"任何分子都会对某一频率的光产生反应。如果我们知道频率是多少,就可以检测出分子的情况。但分子的浓度越低,被捕捉到的难度就越大。氧分子和二氧化碳分子性质不同,因此可反射出不同的频率。每一种分子都拥有一个‘光签名’。"

事实上,利用光来测量血液成分并也不是什么新概念。例如,脉搏血氧饱和度仪就是利用LED光来检测血液中的血氧水平。它根据分光光度计比色原理,利用不同组织吸收光线的波长差异来测量血氧饱和度。血氧饱和度不同,红光透过的数量和血液所吸收的红外线量也就会不同。

其中利用光学特征测量血液成分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噪音"。例如,如果走路时将指夹式脉搏血氧饱和度仪夹在手指上,它就会停止工作。这些"噪音"指的是外部光线、运动、人体毛发或肤色等因素。

当前许多公司都试图利用光和激光来解决这一"噪音"问题,尤其是在测量血糖水平时,因为它是人体的重要指标。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公司成功推出一款无创(不借助注射用针)测量血糖水平的产品。

甚至连苹果公司也在试图解决该问题。2013年底,苹果从加州公司C8 Medisensors招募了多名工程师和科学家。C8 Medisensors主要开发无创式血糖监测设备HG1-c。

科技新闻网站《Network World》作者尤尼·黒斯勒(Yoni Heisler)曾撰文,解释了苹果为何无法将血糖监测技术整合到Apple Watch智能手表中。简而言之,是因为这项技术过于复杂和庞大,尤其是对摄像头的要求十分苛刻,无法融入智能手表中。目前,C8 Medisensors仍在为解决"噪音"问题而苦苦求索。同样,苹果也无法在一代Apple Watch整合血糖监测功能。但Echo Labs联合创始人费博却表示,Echo Labs开发的算法能够解决该"噪音"问题。无论用户处于运动状态,还是静止状态,均能持续有效地测量血液成分。

费博相信,Echo Labs团队能在未来数年攻克血糖问题。而克布特将Echo Labs的算法称之为"能够真正净化信号的复杂数学和物理算法。"

费博和克布特2012年在哈佛商学院会面后创建了Echo Labs。他们当时认为,可穿戴智能设备还不够"智能",大部分设备仅限于追踪用户的步数。克布特说:"我们想为用户提供一些真正有价值的数据,他们可以依此采取相应的行动。"对于Echo Labs而言,如何将其技术整合到可穿戴设备中,并做到舒适和准确,是下一个重大挑战。

最后看看Echo Labs两位创始人的背景:

 费博(Elad Ferber),2014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之前分别在两所学校(Technion-Machon Technologi Le’ Israel和The Hebrew University)学习了三个专业(Systems Engineering、Physics, Mathematics和Computer Science )。工作经历也是闪闪发亮,比如以色列空军啊、以色列国防军什么的……

另一位克布特(Pierre-Jean Cobut)同样是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完成MBA课程,于2006年~2008年在比利时的苏威布鲁塞尔经济管理学院学习管理,在2007年作为交换生去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亚太研究。之后在包括宝洁公司在内的4家公司工作过,直到2013年8月和费博创立Echo Labs。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超越Apple Watch,Echo Labs将连续无创血检融入可穿戴设备

    在收集人体数据方面,当前的可穿戴健康追踪设备已经发展到极限了。例如,Fitbit Charge HR和微软Microsoft Band等智能手环能够一整天持续追踪用户心率,提供极具价值的数据。但鉴于当前的技术,这些设备也只能做到这儿了。

    现有可穿戴智能设备还无法"走进"用户的血液中。而创业公司Echo Labs可能是第一个将健康追踪推向一个新高度的企业。Echo Labs是一家从斯坦福大学下属孵化器Start X走出的小型创业公司。

    Echo Labs利用两年时间开发出了一款智能手环原型,可检测血液中的氧气、二氧化碳、PH值、碳水化合物和血压等数据。其实Jawbone、Fitbit和苹果等也在开发类似功能的产品。但Echo Labs是第一个公布原型产品的厂商,尽管当前的原型看起来还显得有些笨拙。

    虽然产品尚未做好上市准备,但Echo Labs的两位联合创始人32岁的皮埃尔-吉安·克布特(Pierre-Jean Cobut)和29岁的埃拉德·费博(Elad Ferber)已经收到了来自制药、生物科技、医疗科技和保险等领域公司,甚至汽车制造商的大量咨询,其中大部分对该产品持续监测血液成分的能力感兴趣。

    克布特和费博最初计划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产品,但Echo Labs只有一个三人团队,很难在短期内正式推出一款消费者产品。因此,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将该技术应用到当前其他健康追踪产品中。

    Echo Labs的智能手环原型通过光和一种专属算法来测量血液成分。简而言之,它通过发射电磁波穿透人体组织,然后测量不同光频率的反射情况,以检测血液中分子的浓度。

    联合创始人克布特称:"任何分子都会对某一频率的光产生反应。如果我们知道频率是多少,就可以检测出分子的情况。但分子的浓度越低,被捕捉到的难度就越大。氧分子和二氧化碳分子性质不同,因此可反射出不同的频率。每一种分子都拥有一个‘光签名’。"

    事实上,利用光来测量血液成分并也不是什么新概念。例如,脉搏血氧饱和度仪就是利用LED光来检测血液中的血氧水平。它根据分光光度计比色原理,利用不同组织吸收光线的波长差异来测量血氧饱和度。血氧饱和度不同,红光透过的数量和血液所吸收的红外线量也就会不同。

    其中利用光学特征测量血液成分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噪音"。例如,如果走路时将指夹式脉搏血氧饱和度仪夹在手指上,它就会停止工作。这些"噪音"指的是外部光线、运动、人体毛发或肤色等因素。

    当前许多公司都试图利用光和激光来解决这一"噪音"问题,尤其是在测量血糖水平时,因为它是人体的重要指标。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公司成功推出一款无创(不借助注射用针)测量血糖水平的产品。

    甚至连苹果公司也在试图解决该问题。2013年底,苹果从加州公司C8 Medisensors招募了多名工程师和科学家。C8 Medisensors主要开发无创式血糖监测设备HG1-c。

    科技新闻网站《Network World》作者尤尼·黒斯勒(Yoni Heisler)曾撰文,解释了苹果为何无法将血糖监测技术整合到Apple Watch智能手表中。简而言之,是因为这项技术过于复杂和庞大,尤其是对摄像头的要求十分苛刻,无法融入智能手表中。目前,C8 Medisensors仍在为解决"噪音"问题而苦苦求索。同样,苹果也无法在一代Apple Watch整合血糖监测功能。但Echo Labs联合创始人费博却表示,Echo Labs开发的算法能够解决该"噪音"问题。无论用户处于运动状态,还是静止状态,均能持续有效地测量血液成分。

    费博相信,Echo Labs团队能在未来数年攻克血糖问题。而克布特将Echo Labs的算法称之为"能够真正净化信号的复杂数学和物理算法。"

    费博和克布特2012年在哈佛商学院会面后创建了Echo Labs。他们当时认为,可穿戴智能设备还不够"智能",大部分设备仅限于追踪用户的步数。克布特说:"我们想为用户提供一些真正有价值的数据,他们可以依此采取相应的行动。"对于Echo Labs而言,如何将其技术整合到可穿戴设备中,并做到舒适和准确,是下一个重大挑战。

    最后看看Echo Labs两位创始人的背景:

     费博(Elad Ferber),2014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之前分别在两所学校(Technion-Machon Technologi Le’ Israel和The Hebrew University)学习了三个专业(Systems Engineering、Physics, Mathematics和Computer Science )。工作经历也是闪闪发亮,比如以色列空军啊、以色列国防军什么的……

    另一位克布特(Pierre-Jean Cobut)同样是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完成MBA课程,于2006年~2008年在比利时的苏威布鲁塞尔经济管理学院学习管理,在2007年作为交换生去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亚太研究。之后在包括宝洁公司在内的4家公司工作过,直到2013年8月和费博创立Echo La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