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159958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资讯 > 血液及体液

“献血”——“无偿”也尴尬

《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1998年10月1颁布实施。其中第二条: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在多年来的具体实践操作中,或采取下达指令性计划,分配指标到各机关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社区,或出动街头义务献血车,不定期不定点釆血。这些形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院用血紧张的难题,但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诟病。献血制度的设计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该制度的适用范围仅限于临床用血采集,并不涵盖单采血浆业务;第二,只要献血者没从血站拿钱就被认定为"无偿"献血。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血液制度的顶层设计在实践操作层面出现了尴尬,对我国血液采集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严重的制约。

对此,单采血浆的老杜从这一献血法的政策出发,对"无偿献血制度"的历史和发展历程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讨论。

蒂特马斯:献血者类型学

英国社会政策的鼻祖理查德·蒂特马斯构建了献血者类型学,他把献血者分为8大类型:

1、收费献血者(The Paid Donor),即遵循市场规则,以卖血作为部分和全部的赚钱手段的人。这一类的例子:《许三观卖血记》里的许三观,一生卖血10次,每次遇到经济困境,都是靠卖血度过难关;另一个例子是上世纪70年代的迈阿密,一位妇女因拥有稀有血型,靠卖血一年收入28万美元,被税务官以漏税起诉。

2、职业献血者(The Professional Donor),定期的、登记的、比较长久的、准工资化的献血者,与第一类的临时、偶尔献血不同。1960年代的美国单采血浆献血者,每周献血浆1-2次,平均每次采血浆1品脱(约568毫升),平均得到25美元/次。我国"血浆经济"时期的供血浆者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这种类型,他们租住在浆站周围的小旅馆里,以供血浆获得的收入为生。(这种做法,如果没有严格的检疫措施,会产生许多问题。我国八九十年代的艾滋病大流行与职业献血者有很大关联)

3、有偿促进型献血者(The Paid-induced Donor),这类献血者也会获得报酬,但他们宣称并非主要基于金钱报酬,他们或许在群体的压力下献血。我国义务有偿献血时期的献血者大多属于此类。

4、代替费用献血者(The Responsibility Fee Donor),即"以血还血",患者输血后,自己或委托家人偿还血液,否则收取高额费用。我国目前临床献血中存在不少这类献血者,因为献血者本人凭献血证可免费用3倍的血,无献血证则面临高价用血。

5、家庭信托献血者(The Family Credit Donor),即家庭成员献血,以备日后成员中有人需要用血做准备。家庭信托献血者在我国目前临床用血中也比较普遍,因为献血者的直系亲属可以免费使用等量的血液。这类献血者的动机都是为了避免被收取高额用血费用,属于直接的利己动机。

6、被动自愿献血者(The Captive Voluntary Donor),指献血者在权威之下,被要求或被希望献血,否则会招致名誉受损或前途受阻等情况。这类献血者其实却是在某种压力之下的被动行为。严格意义上说,这类献血者并不是真心自愿,带有较明显的强制色彩。目前,我国临床用血中仍有下达献血指标的情况。

7、边际利益自愿献血者(The Fringe Benefit Voluntary Donor),这些献血者不是为了物质报酬,而是为了诸如带薪休假、营养品或优惠卡等回报。我国的许多机关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和一些大型的企业、公司,为了完成指标,往往采取给献血者增加带薪休假天数、给予一定的营养补助等等。

8、自愿社区献血者(The Voluntary Community Donor),不求物质和非物质的立即回报,把血液献给陌生人,帮助他们挽救生命——这就是生命的礼物(Gift of life)。这是我国目前常见的一类献血者。我国制定《献血法》时想要选择的其实就是这样的制度——Voluntary Donation,自愿献血。)

蒂特马斯的尴尬

蒂特马斯以详实的数据为基础,系统阐述了自愿献血(Voluntary Donation)制度的合理性。他主张的"生命礼物"观念得到举世公认并全球推广。他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反对金钱涉入人血采集和使用之中,这一点虽然得到了较大多数的赞同,但也出现了一些与之不同的见解。尤其是,随着成分输血逐渐兴起,各种单采成分血的先进采血技术开始普及之后,人们发现:如果完全不给成分血献血者任何补偿,就采集不到足够的成分血。

如果我们以历史的眼光看,将之称为"蒂特马斯的尴尬"并不十分合适。首先,在他研究献血和写作《礼物关系》这部不朽巨作的时代,成分输血概念才刚刚出现,单采血浆和机采血小板还仅是美国率先尝试的新兴技术,远没有今天这般普及。蒂特马斯是否真正了解成分血献血者在时间、精力和交通费等方面的实际付出情况。1975年红十字联合会与WHO在柏林召开的联合会议,还认为单采血浆只是弥补全血分离血浆的不足部分而已,不应成为成分输血的主流。其次,我们还应该注意到浆站支付给献浆员的金额与社会发展的关系。1960年代,美国浆站支付给献浆员的现金即为平均25美元/次,到了今天还是25美元/次。在1960年代,每周获得25-50美元(每周献浆1-2次),基本可以糊口度日;金钱是有时间价值的,如果蒂特马斯亲眼看到现在的情况,他是不会继续把美国以及德国、奥地利、捷克的献浆者划入第2类的,因为他们从浆站获得的金钱太少,以献血为"职业"是不可能的事情。

展望未来,基因工程、细胞和生物工程技术可能制造出人造血液,从而摆脱对献血活动的依赖,即使到了那时蒂特马斯先生思想的光辉依然无法被遮蔽。不过,我们应该承认蒂特马斯对献血的论述具有历史局限性。那么,他划下来的条条框框是否还一定是不可触碰的呢?

老杜认为,蒂特马斯首先反对(美国当时)混乱的、价值主张不一的献血形式同时并存。他认为,如果一个国家的血液管理制度既想鼓励自愿献血又不愿放弃卖血,将会对社会造成撕裂伤,采集血液的效果非常差。他热烈倡导自愿献血制度,认为该制度鼓励利他主义动机,鼓励"礼物关系"在社会中加强和扩展,培养社会整合而不是制造分离——这是其不朽思想的精髓,应该始终坚持不渝。但我们也应该尝试将之与科学进展、社会进步和新的采血实践相结合,做出符合当代实际的解读。事实上,蒂特马斯之后的学者已经指出,人们并非完全反对因献血花费时间和交通费用而获得一定的经济补偿,但是在乎补偿的形式。现在,给献血者发放纪念品、小礼物,报销交通费用和提供餐点饮料,"符号化使用金钱"(symbolic use of money)的观点已被全球的自愿献血实践广泛应用(这未必是蒂特马斯赞同的做法)。这说明,补偿并不必然损害礼物关系的构建,利他主义并非必然彻底排斥金钱。目前对于直接的现金形式的补偿仍然存在分歧,分歧的结果直接体现为全球血浆来源的极度不均衡。

         已经达成的共识

WHO的献血者分型比较简单,分为三类献血者:
1、voluntary unpaid(自愿无报酬);
2、family/replacement(家庭/替代);
3、paid(收费)

与蒂特马斯的分型大致对应如下:

The Paid Donor,包括蒂特马斯定义的第1、第2、第3、第7类献血者;
The Family/Replacement Donor,包括蒂特马斯定义的第4、第5类献血者;
The Voluntary Unpaid Donor,即蒂特马斯定义的第8类献血者。

一、国际社会到底主张那种献血形式
1975年,WHA28.72决议敦促各国采用的血液制度为:Voluntary Non-remunerated Donation of Blood(简称 Voluntary Donation),即自愿无报酬献血,简称自愿献血。是指为了挽救他人的生命,自愿提供自身的血液、血浆或其他血液成分而不获取任何报酬,无论是现金、礼品、休假和旅游等都可视为金钱的替代。给予小型纪念品和茶点,以及支付交通费用是符合自愿无偿献血定义的。该定义已经过WHO、国际输血协会(ISBT)、欧洲理事会(EC)、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以及献血者组织国际联合会(IFBDA)共同签署[3]。该定义见于ISBT的《献血与输血的伦理规范》(以下简称规范),该规范第一条第一句规定:在任何情况下,献血,包括捐献用于移植的造血组织,必须完全是自愿和无报酬的,不应让捐献者承受任何形式的压力。

因此,自愿无报酬献血应当包含以下三方面内涵:

1、利他主义动机的;
2、自愿的,无任何压力的(压力主要来自政治、经济、暴力和文化等方面的压力);
3、无报酬的(non-remunerated, 或者unpaid)。

二、Compensate 与 remunerate、pay
以上已经出现三个涉及给付金钱的英文单词:compensate 、 remunerate 和 pay。

这三个近义词在用法上的细微差异:
Pay:以交换对方的商品或服务、支付劳动报酬、支付欠款等为目的,主要以货币为媒介的支付,均可使用pay。
Remunerate:主要指支付劳动报酬。
Compensate:补偿,以弥补对方的损失。

Compensate 与前二者有着本质差异。一般来说,pay 和remunerate 指的是按市场规律进行交换,追求公平对等;而compensate 则只对对方发生的损失进行补偿,交换不是目的,不讲求公平对等。搞清楚这三个单词的差异,有助于我们辨析:①"自愿无报酬献血"为什么会允许支付给献血者交通费用;②国外单采血浆的"Compensated Donor"到底属于哪一类型。支付给献血者交通费的做法常见于献成分血,我国的单采血小板,美国、德国、奥地利、捷克等国的单采血浆都采用这种做法。PPTA组织认为,为了献血浆,献血浆者比献全血者要付出更多的私人时间、更多的精力和更高的交通费用,所以有必要对他们这些多出来的损失进行补偿(Compensate),否则对于献浆者是不公平的[5]。这种补偿虽然在形式上是现金或准现金,但只对献血者所付出的私人时间、交通费用等项直接损失进行补偿(Compensate),并不涉及血液本身,因而也就不意味着买卖血液(Pay)或向献血者支付报酬(Remunerate)。也就是说,补偿的观点是得到了基本认同的。

这就说明,Compensated Donation 可以是 Unpaid donation 或 Non-remunerated donation,有补偿的自愿献血不违反"自愿无报酬献血"原则。当然,补偿的金额要适度,过高就发生了性质的改变。

三、应以献血者是否收受报酬为界定标准
根据以上国际组织的定义,自愿无报酬献血是以献血者是否自愿、是否接受了报酬来界定的,并不以采供血机构是否直接施压或亲自支付为准。

固守"无偿"引尴尬

中文的"偿"字词义过于宽泛,"无偿"究竟指的是"无代偿(unpaid 或 non-rumunerted)"还是"无补偿(non-compensated)"?不好界定。所以"无偿"很容易被误读为献血中不出现金钱。这种误读造成了作茧自缚,让我们不敢放开手脚发展成分献血。

在实际操作中,许多人认为只要血站不给献血者钱就叫"无偿献血",这是一个误区。事实上,有些操作,虽然血站不给钱,但可能引发许多与"自愿无报酬献血"原则相抵触的情况。

一、"无偿献血"未必是"自愿无报酬献血"

1、血站不给钱但有关单位可以给
根据《献血法》,我国临床用血不允许血站支付给献血者报酬,但允许有关单位给予适当补贴[6]。在许多情况下,许多单位为了完成指标任务,对献血者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甚至价格不菲;有的献血者还能享受献血的带薪假期;有的甚至还能参加单位组织的公费旅游。这都远远超过"无报酬"所允许的范畴。

2、走义务献血老路
有的地方,献血办仍在向辖区内的单位——比如街道、社区、学校和国有厂矿等——下达献血指标,血站并不给献血者发钱。这是义务献血阶段做法的延续,违反了"自愿"原则。有的单位为了完成指标,采用抓阄或分派任务的办法确定献血者,有的甚至雇请单位外部的第1、第2类献血者顶替完成指标。

3、家庭/替代献血大行其道
献血者本人及直系亲属无偿使用血液,而其他人需高价使用血液,为了避免日后高价用血而来的献血者,他们是出于利己动机而非利他动机,也非"自愿无报酬献血"的范畴。

4、互助献血变味儿
在互助献血中出现了不少异类:献血者不从血站拿钱,但从患者的手上直接领钱。

如果我们仅从血站是否给献血者发放金钱的角度看,在以上形式中血站确实都没给献血者发钱。但是,以上形式的献血,既有可能是出于利己的动机,也有在压力之下的非自愿行为,甚至还可能藏有从中获得高额报酬或实际利益的卖血或职业献血类型,因而并不符合"自愿无报酬献血"原则。老杜猜测,这可能不是我国血液管理政策设计者的初衷。    虽说以上四种情况并非我国献血者的主流。但随着临床用血量的猛增,无偿献血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尴尬。近年来卖血案出现高发态势,大多数的卖血案集中在计划指令献血、互助献血和有关单位付钱献血等三个领域,违背了献血事业的公益性原则,影响了血液采集工作的健康发展。

二、有补偿的成分献血偷偷摸摸或避而不谈
在美国和德国,献血浆都要发给献浆者一定的现金(compensation),他们自己认为这符合"自愿无报酬献血"的原则,国际社会也给予认可或默认。美国给20-30美元/次,德国给15-40欧元/次。我们知道,这两个国家真正全面实现了血液和各种血液制品(包括血浆制品)自给自足。

而在我国,由于我们把献血定义的核心放在"无偿"二字,误认为采供血机构使用金钱必然违背国际公认的献血原则,所以对成分献血的补偿机制采取了偷偷摸摸和避而不谈的策略。

对于单采血浆,监管者越来越倾向于避而不谈。2015年召开的全国血液工作会,在新闻稿中只字未提单采血浆。6月14日世界献血者日主会场活动中,我国发言者只字不提血浆和血浆制品。为什么不敢提血浆呢?因为我们被自己的"无偿"概念给禁锢了,以为给钱是禁忌。但是国际组织派出的参会者必然要讲血液和血浆发展规划,血液和血液制品自给自足原则。我们避而不谈的做法反倒很可能被人笑话——莫非中国人的血液里没有血浆?没有血浆的人血是怎么流动的?中国每年加工数千吨血浆,莫非不是来自于人血?采用鸵鸟策略不仅使自己进退维谷,面临尴尬,还会成为笑柄。

对于机采血小板,血站的策略是偷偷摸摸发补助,只做不说。2006年9月30日之前,公开宣传有补助,各地执行标准不同,从80元/次到260元/次不等。后来不准说发补助了,只能说据实报销交通费用,实际上还是每人次发给500-1000元不等的现金或现金等价物补偿。如此规避法律,岂不自欺欺人?

其实,如果我们把自愿献血的概念搞清楚了,那么机采血小板的补偿完全可以正大光明地宣讲,单采血浆也完全可以纳入"自愿献血"的整体制度框架之内,既不必搞什么血液管理双轨制,更不必藏着掖着。要知道,以不同的采血制度区别对待不同人群,这是割裂社会的做法;说一套做一套,则会对献血的公信力造成巨大破坏。这都不利于我国血液工作健康持续发展。

 结      论

综上所述,对于"无偿"的偏重和对"自愿"的忽视,可能正在把我国献血事业引向歧途。提升全体公民的核心价值观和道德素养,真正的利他主义动机才会出现,"无偿献血"宣告退出,"自愿献血"才会成为人们的自觉行为。

在老杜看来,我国目前的血液管理制度必须单轨运行,实行统一的自愿献血制度,真正让献血成为"生命的礼物",让"礼物关系"成为凝聚中华各族儿女的韧不可破的血脉纽带,让彼此的血液守护我们生命的万里长城,浇灌出我们每个人绚丽夺目的生命之花!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献血”——“无偿”也尴尬

    《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1998年10月1颁布实施。其中第二条: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在多年来的具体实践操作中,或采取下达指令性计划,分配指标到各机关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社区,或出动街头义务献血车,不定期不定点釆血。这些形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院用血紧张的难题,但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诟病。献血制度的设计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该制度的适用范围仅限于临床用血采集,并不涵盖单采血浆业务;第二,只要献血者没从血站拿钱就被认定为"无偿"献血。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血液制度的顶层设计在实践操作层面出现了尴尬,对我国血液采集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严重的制约。

    对此,单采血浆的老杜从这一献血法的政策出发,对"无偿献血制度"的历史和发展历程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讨论。

    蒂特马斯:献血者类型学

    英国社会政策的鼻祖理查德·蒂特马斯构建了献血者类型学,他把献血者分为8大类型:

    1、收费献血者(The Paid Donor),即遵循市场规则,以卖血作为部分和全部的赚钱手段的人。这一类的例子:《许三观卖血记》里的许三观,一生卖血10次,每次遇到经济困境,都是靠卖血度过难关;另一个例子是上世纪70年代的迈阿密,一位妇女因拥有稀有血型,靠卖血一年收入28万美元,被税务官以漏税起诉。

    2、职业献血者(The Professional Donor),定期的、登记的、比较长久的、准工资化的献血者,与第一类的临时、偶尔献血不同。1960年代的美国单采血浆献血者,每周献血浆1-2次,平均每次采血浆1品脱(约568毫升),平均得到25美元/次。我国"血浆经济"时期的供血浆者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这种类型,他们租住在浆站周围的小旅馆里,以供血浆获得的收入为生。(这种做法,如果没有严格的检疫措施,会产生许多问题。我国八九十年代的艾滋病大流行与职业献血者有很大关联)

    3、有偿促进型献血者(The Paid-induced Donor),这类献血者也会获得报酬,但他们宣称并非主要基于金钱报酬,他们或许在群体的压力下献血。我国义务有偿献血时期的献血者大多属于此类。

    4、代替费用献血者(The Responsibility Fee Donor),即"以血还血",患者输血后,自己或委托家人偿还血液,否则收取高额费用。我国目前临床献血中存在不少这类献血者,因为献血者本人凭献血证可免费用3倍的血,无献血证则面临高价用血。

    5、家庭信托献血者(The Family Credit Donor),即家庭成员献血,以备日后成员中有人需要用血做准备。家庭信托献血者在我国目前临床用血中也比较普遍,因为献血者的直系亲属可以免费使用等量的血液。这类献血者的动机都是为了避免被收取高额用血费用,属于直接的利己动机。

    6、被动自愿献血者(The Captive Voluntary Donor),指献血者在权威之下,被要求或被希望献血,否则会招致名誉受损或前途受阻等情况。这类献血者其实却是在某种压力之下的被动行为。严格意义上说,这类献血者并不是真心自愿,带有较明显的强制色彩。目前,我国临床用血中仍有下达献血指标的情况。

    7、边际利益自愿献血者(The Fringe Benefit Voluntary Donor),这些献血者不是为了物质报酬,而是为了诸如带薪休假、营养品或优惠卡等回报。我国的许多机关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和一些大型的企业、公司,为了完成指标,往往采取给献血者增加带薪休假天数、给予一定的营养补助等等。

    8、自愿社区献血者(The Voluntary Community Donor),不求物质和非物质的立即回报,把血液献给陌生人,帮助他们挽救生命——这就是生命的礼物(Gift of life)。这是我国目前常见的一类献血者。我国制定《献血法》时想要选择的其实就是这样的制度——Voluntary Donation,自愿献血。)

    蒂特马斯的尴尬

    蒂特马斯以详实的数据为基础,系统阐述了自愿献血(Voluntary Donation)制度的合理性。他主张的"生命礼物"观念得到举世公认并全球推广。他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反对金钱涉入人血采集和使用之中,这一点虽然得到了较大多数的赞同,但也出现了一些与之不同的见解。尤其是,随着成分输血逐渐兴起,各种单采成分血的先进采血技术开始普及之后,人们发现:如果完全不给成分血献血者任何补偿,就采集不到足够的成分血。

    如果我们以历史的眼光看,将之称为"蒂特马斯的尴尬"并不十分合适。首先,在他研究献血和写作《礼物关系》这部不朽巨作的时代,成分输血概念才刚刚出现,单采血浆和机采血小板还仅是美国率先尝试的新兴技术,远没有今天这般普及。蒂特马斯是否真正了解成分血献血者在时间、精力和交通费等方面的实际付出情况。1975年红十字联合会与WHO在柏林召开的联合会议,还认为单采血浆只是弥补全血分离血浆的不足部分而已,不应成为成分输血的主流。其次,我们还应该注意到浆站支付给献浆员的金额与社会发展的关系。1960年代,美国浆站支付给献浆员的现金即为平均25美元/次,到了今天还是25美元/次。在1960年代,每周获得25-50美元(每周献浆1-2次),基本可以糊口度日;金钱是有时间价值的,如果蒂特马斯亲眼看到现在的情况,他是不会继续把美国以及德国、奥地利、捷克的献浆者划入第2类的,因为他们从浆站获得的金钱太少,以献血为"职业"是不可能的事情。

    展望未来,基因工程、细胞和生物工程技术可能制造出人造血液,从而摆脱对献血活动的依赖,即使到了那时蒂特马斯先生思想的光辉依然无法被遮蔽。不过,我们应该承认蒂特马斯对献血的论述具有历史局限性。那么,他划下来的条条框框是否还一定是不可触碰的呢?

    老杜认为,蒂特马斯首先反对(美国当时)混乱的、价值主张不一的献血形式同时并存。他认为,如果一个国家的血液管理制度既想鼓励自愿献血又不愿放弃卖血,将会对社会造成撕裂伤,采集血液的效果非常差。他热烈倡导自愿献血制度,认为该制度鼓励利他主义动机,鼓励"礼物关系"在社会中加强和扩展,培养社会整合而不是制造分离——这是其不朽思想的精髓,应该始终坚持不渝。但我们也应该尝试将之与科学进展、社会进步和新的采血实践相结合,做出符合当代实际的解读。事实上,蒂特马斯之后的学者已经指出,人们并非完全反对因献血花费时间和交通费用而获得一定的经济补偿,但是在乎补偿的形式。现在,给献血者发放纪念品、小礼物,报销交通费用和提供餐点饮料,"符号化使用金钱"(symbolic use of money)的观点已被全球的自愿献血实践广泛应用(这未必是蒂特马斯赞同的做法)。这说明,补偿并不必然损害礼物关系的构建,利他主义并非必然彻底排斥金钱。目前对于直接的现金形式的补偿仍然存在分歧,分歧的结果直接体现为全球血浆来源的极度不均衡。

             已经达成的共识

    WHO的献血者分型比较简单,分为三类献血者:
    1、voluntary unpaid(自愿无报酬);
    2、family/replacement(家庭/替代);
    3、paid(收费)

    与蒂特马斯的分型大致对应如下:

    The Paid Donor,包括蒂特马斯定义的第1、第2、第3、第7类献血者;
    The Family/Replacement Donor,包括蒂特马斯定义的第4、第5类献血者;
    The Voluntary Unpaid Donor,即蒂特马斯定义的第8类献血者。

    一、国际社会到底主张那种献血形式
    1975年,WHA28.72决议敦促各国采用的血液制度为:Voluntary Non-remunerated Donation of Blood(简称 Voluntary Donation),即自愿无报酬献血,简称自愿献血。是指为了挽救他人的生命,自愿提供自身的血液、血浆或其他血液成分而不获取任何报酬,无论是现金、礼品、休假和旅游等都可视为金钱的替代。给予小型纪念品和茶点,以及支付交通费用是符合自愿无偿献血定义的。该定义已经过WHO、国际输血协会(ISBT)、欧洲理事会(EC)、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以及献血者组织国际联合会(IFBDA)共同签署[3]。该定义见于ISBT的《献血与输血的伦理规范》(以下简称规范),该规范第一条第一句规定:在任何情况下,献血,包括捐献用于移植的造血组织,必须完全是自愿和无报酬的,不应让捐献者承受任何形式的压力。

    因此,自愿无报酬献血应当包含以下三方面内涵:

    1、利他主义动机的;
    2、自愿的,无任何压力的(压力主要来自政治、经济、暴力和文化等方面的压力);
    3、无报酬的(non-remunerated, 或者unpaid)。

    二、Compensate 与 remunerate、pay
    以上已经出现三个涉及给付金钱的英文单词:compensate 、 remunerate 和 pay。

    这三个近义词在用法上的细微差异:
    Pay:以交换对方的商品或服务、支付劳动报酬、支付欠款等为目的,主要以货币为媒介的支付,均可使用pay。
    Remunerate:主要指支付劳动报酬。
    Compensate:补偿,以弥补对方的损失。

    Compensate 与前二者有着本质差异。一般来说,pay 和remunerate 指的是按市场规律进行交换,追求公平对等;而compensate 则只对对方发生的损失进行补偿,交换不是目的,不讲求公平对等。搞清楚这三个单词的差异,有助于我们辨析:①"自愿无报酬献血"为什么会允许支付给献血者交通费用;②国外单采血浆的"Compensated Donor"到底属于哪一类型。支付给献血者交通费的做法常见于献成分血,我国的单采血小板,美国、德国、奥地利、捷克等国的单采血浆都采用这种做法。PPTA组织认为,为了献血浆,献血浆者比献全血者要付出更多的私人时间、更多的精力和更高的交通费用,所以有必要对他们这些多出来的损失进行补偿(Compensate),否则对于献浆者是不公平的[5]。这种补偿虽然在形式上是现金或准现金,但只对献血者所付出的私人时间、交通费用等项直接损失进行补偿(Compensate),并不涉及血液本身,因而也就不意味着买卖血液(Pay)或向献血者支付报酬(Remunerate)。也就是说,补偿的观点是得到了基本认同的。

    这就说明,Compensated Donation 可以是 Unpaid donation 或 Non-remunerated donation,有补偿的自愿献血不违反"自愿无报酬献血"原则。当然,补偿的金额要适度,过高就发生了性质的改变。

    三、应以献血者是否收受报酬为界定标准
    根据以上国际组织的定义,自愿无报酬献血是以献血者是否自愿、是否接受了报酬来界定的,并不以采供血机构是否直接施压或亲自支付为准。

    固守"无偿"引尴尬

    中文的"偿"字词义过于宽泛,"无偿"究竟指的是"无代偿(unpaid 或 non-rumunerted)"还是"无补偿(non-compensated)"?不好界定。所以"无偿"很容易被误读为献血中不出现金钱。这种误读造成了作茧自缚,让我们不敢放开手脚发展成分献血。

    在实际操作中,许多人认为只要血站不给献血者钱就叫"无偿献血",这是一个误区。事实上,有些操作,虽然血站不给钱,但可能引发许多与"自愿无报酬献血"原则相抵触的情况。

    一、"无偿献血"未必是"自愿无报酬献血"

    1、血站不给钱但有关单位可以给
    根据《献血法》,我国临床用血不允许血站支付给献血者报酬,但允许有关单位给予适当补贴[6]。在许多情况下,许多单位为了完成指标任务,对献血者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甚至价格不菲;有的献血者还能享受献血的带薪假期;有的甚至还能参加单位组织的公费旅游。这都远远超过"无报酬"所允许的范畴。

    2、走义务献血老路
    有的地方,献血办仍在向辖区内的单位——比如街道、社区、学校和国有厂矿等——下达献血指标,血站并不给献血者发钱。这是义务献血阶段做法的延续,违反了"自愿"原则。有的单位为了完成指标,采用抓阄或分派任务的办法确定献血者,有的甚至雇请单位外部的第1、第2类献血者顶替完成指标。

    3、家庭/替代献血大行其道
    献血者本人及直系亲属无偿使用血液,而其他人需高价使用血液,为了避免日后高价用血而来的献血者,他们是出于利己动机而非利他动机,也非"自愿无报酬献血"的范畴。

    4、互助献血变味儿
    在互助献血中出现了不少异类:献血者不从血站拿钱,但从患者的手上直接领钱。

    如果我们仅从血站是否给献血者发放金钱的角度看,在以上形式中血站确实都没给献血者发钱。但是,以上形式的献血,既有可能是出于利己的动机,也有在压力之下的非自愿行为,甚至还可能藏有从中获得高额报酬或实际利益的卖血或职业献血类型,因而并不符合"自愿无报酬献血"原则。老杜猜测,这可能不是我国血液管理政策设计者的初衷。    虽说以上四种情况并非我国献血者的主流。但随着临床用血量的猛增,无偿献血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尴尬。近年来卖血案出现高发态势,大多数的卖血案集中在计划指令献血、互助献血和有关单位付钱献血等三个领域,违背了献血事业的公益性原则,影响了血液采集工作的健康发展。

    二、有补偿的成分献血偷偷摸摸或避而不谈
    在美国和德国,献血浆都要发给献浆者一定的现金(compensation),他们自己认为这符合"自愿无报酬献血"的原则,国际社会也给予认可或默认。美国给20-30美元/次,德国给15-40欧元/次。我们知道,这两个国家真正全面实现了血液和各种血液制品(包括血浆制品)自给自足。

    而在我国,由于我们把献血定义的核心放在"无偿"二字,误认为采供血机构使用金钱必然违背国际公认的献血原则,所以对成分献血的补偿机制采取了偷偷摸摸和避而不谈的策略。

    对于单采血浆,监管者越来越倾向于避而不谈。2015年召开的全国血液工作会,在新闻稿中只字未提单采血浆。6月14日世界献血者日主会场活动中,我国发言者只字不提血浆和血浆制品。为什么不敢提血浆呢?因为我们被自己的"无偿"概念给禁锢了,以为给钱是禁忌。但是国际组织派出的参会者必然要讲血液和血浆发展规划,血液和血液制品自给自足原则。我们避而不谈的做法反倒很可能被人笑话——莫非中国人的血液里没有血浆?没有血浆的人血是怎么流动的?中国每年加工数千吨血浆,莫非不是来自于人血?采用鸵鸟策略不仅使自己进退维谷,面临尴尬,还会成为笑柄。

    对于机采血小板,血站的策略是偷偷摸摸发补助,只做不说。2006年9月30日之前,公开宣传有补助,各地执行标准不同,从80元/次到260元/次不等。后来不准说发补助了,只能说据实报销交通费用,实际上还是每人次发给500-1000元不等的现金或现金等价物补偿。如此规避法律,岂不自欺欺人?

    其实,如果我们把自愿献血的概念搞清楚了,那么机采血小板的补偿完全可以正大光明地宣讲,单采血浆也完全可以纳入"自愿献血"的整体制度框架之内,既不必搞什么血液管理双轨制,更不必藏着掖着。要知道,以不同的采血制度区别对待不同人群,这是割裂社会的做法;说一套做一套,则会对献血的公信力造成巨大破坏。这都不利于我国血液工作健康持续发展。

     结      论

    综上所述,对于"无偿"的偏重和对"自愿"的忽视,可能正在把我国献血事业引向歧途。提升全体公民的核心价值观和道德素养,真正的利他主义动机才会出现,"无偿献血"宣告退出,"自愿献血"才会成为人们的自觉行为。

    在老杜看来,我国目前的血液管理制度必须单轨运行,实行统一的自愿献血制度,真正让献血成为"生命的礼物",让"礼物关系"成为凝聚中华各族儿女的韧不可破的血脉纽带,让彼此的血液守护我们生命的万里长城,浇灌出我们每个人绚丽夺目的生命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