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250816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资讯 > 血液及体液

血脂检测的未来——LDL

在这个讨论会中,对如何检测准确的LDL有了更多的新意。特别是从如何理解Friedewald等式的含义上,专家们说出了很多过去我没有了解的意义。

  

原先的Friedewald等式,还是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从400里患者中导出的,没有LDL为0.65 mmol/L(25mg/dl)的。在原先的数据组内非常少的人具有的LDL值,会达到今天在我们治疗的患者中具有的。它没有被设计去用于这样的患者。

  

检测LDL的是什么?如果我们希望使用胆固醇含量,有多个途径去检测LDL-C。这是否是临床考虑?是否你关注的是我们正在以不同方法检测LDL-C?也许,这些对不同失调给出不同值,这在对不患者估计风险和设定治疗目标上具有意义?

  

Seth的非常大的数据库,已经展现给我们,在LDL-C非常低的水平处,Friedewald等式崩溃了。在我的临床实践中,当我在这些高风险患者使用了PCSK9抑制剂,我常规申请了一个apoB、或一个直接的LDL、或一个LDL颗粒浓度。我申请一些其他的检测,因为我的计算LDL正回归在极端低的水平。

  

我们正看着计算的LDL值<0.26mmol/L(10 mg/dl)。偶尔,我们甚至得到LDL-C的报告低于0,一个负数,正确吗?

  

这些结果反映了Friedewald等式的失败,它不能在我们临床门诊中看到的完整脂蛋白谱中使用。它被设计为去除由VLDL和HDL内含的胆固醇成分,仅留下LDL-C。但是,对VLDL计算的来自总血浆TGL,假设在大多人中,胆固醇含量是检测的TGL质量的1/5(这是以mg/dl计算)。


对低LDL的人,VLDL会含有较LDL更多的胆固醇,任何误差对估计的LDL-C有显著的影响。在许多具有高TGL的患者,比率小于1/5,你过度地估计了VLDL的胆固醇。当它从血浆中减去时,你发现非常低的LDL水平,HDL检测也具有误差,可进一步导致LDL估计的误差。在示例较少的情况下,这些误差会叠加,LDL-C可成为一个负数。直接LDL检测也具有问题,已经在临床化学杂志上反复显示了,不是准确的。在许多情况下它们没有改善Friedewald等式。


确实,我们需要的是超离心,但是这不是广泛地可用的,因为它要求技术的专家,和需要特定设备。费用也将它被阻止成为广泛可用。这些是我们在文章中提出的问题。我们发表了一个方法,以实现一个较好的途径去计算LDL,它在所有TGL浓度下是稳定的。

  

原先的Friedewald的等式,是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从400里患者中导出的,没有LDL为0.65mmol/L(25mg/dl)的。在原先的数据组内非常少的人具有的LDL值,会达到今天在我们治疗的患者中具有的。它没有被设计去用于这样的患者。我想如果任何人要继续使用LDL-C-- 我想人们将继续使用它,作为医院实验室的常规工作-- 则它可十分有用去更新我们计算LDL的方法,这就是我们在我们的Very Large Database of Lipids,并发表在JAMA。

  

所以,当实施它时,也许我们也应要看不同的人群。我们可看患者的大部分是定期检测LDL,但是若TGL很高-- 正如你说的,假设2.59 mmol/L(200 mg/dl)--则LDL值一定不是真的。在1.03mmol/L(40 mg/dl)看来不像是准确的。我们需要发现其他方法去检测这些水平。我们应使用特定的检测项目为这些特定的人群。也许,这将协助控制费用和确保足够的我们检测LDL的准确度。

  

Friedewald等式在特殊的情况下失去意义,在我们评价的患者,他们的TGL在西方人群的中位数上下。它失败于文化,具有很多较低的脂蛋白值,正像被攻击性地治疗的患者。可能使用apoB可解决2个问题,我们刚才已经提及的。apoB可解决非常低的LDL-C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LDL的组成,被VLDL的组成扭曲了。Hopkins实验室在30年前指出,胆固醇对于TGL的比率是不恒定的;它随着年龄以及肥胖、apoE和apoC3含量的变化,除了TGL浓度外。


你变得老了,你的TGL也较高,而你的胆固醇-TGL比率变低一些。传统上,我们已经限制使用这个计算,对那些TGL在4.52 mmol/L(400mg/dl)以下的,但是这不是一个门槛,被明确规定。比率开始在较低的TGL水平处变化。当然,空腹对于某个特定患者结果的一致性是必要的。

  

使用apoB被许多人在关注,他们想,它会难以保持免疫化学检测的标准化,并提供的值在实验室间一致。但是,美国CDC的脂类标准化实验室告诉我,apoB至少像LDL胆固醇检测那样在实验室间可重现。

  

我同意Dr Martin的报告,关于日常使用的LDL-C检测改为LDL颗粒检测的近期问题。如apoB或可能是核磁共振分析,可以评估颗粒数。但我会喜欢看到我们确实地与这个问题较量过,考虑了各种如包括人群数据、实验室问题和患者教育问题。这样可改善脂类学的临床艺术,你已经在这里提升了。

  

apoB已经在多年前经历了标准化计划。它在我国的标准化,和在全世界的水平。这对于推荐它的广泛接受作为临床工具是非常重要的。当某患者来我们这里,我们必须具有信念,以前在其他地方所做的价值是值得信赖的,如果医生们以我在咨询中所写的价值开始,他们就可以判断他们治疗的效果。

  

我想部分问题不过是再次教育,包括脂类社团的领导层。即使在加拿大,Dr Allan Sniderman能使得apo B不昂贵和每天常规检测,有一个来自脂类领导层的人的组合,是他们再次使用apo B,相信它依然太昂贵和难以解释。他们会宁可使用“定期”公式。同样,我们在美国看到的,还有抵抗使用它的,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开始教育。从那些编写导则的。它必须成为不太昂贵的检测项目,以及它是准确的事实必须被这个领域的领导一致地支持。

  

目前美国检测apo B的费用是30美金,不知道它是否与其他医院和门诊的价格类似。加拿大的价格稍低,大致为15美金。如果使用的量增加,价格应甚至在未来还要下来。

  

按照一个非常大的临床实验室的主任之一的个人交流,apoB检测的材料实际耗费<3美金。这当然依据具有高检测次数和它以标准化方式的报告。要求来自临床医生的特别申请和实验室样品的分别管理,和医学记录等,增加了那些耗费。它取决于有意义,绝对是有意义的。

 

使用的范围是减少费用的秘诀。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设定治疗的目标,如果apo B成为治疗的靶向?在任何近期导则上减少apo B的最目标是<0.80 g/L。

 

美国临床内分泌学的科学院导则,设定了apoB为0.70g/L,这是在LDL-C为1.42 mmol/L时的均值。

 

但是也有认为,我们是否希望做它,依据相应的LDL-C和非-HDL-C的水平,或我们是否正要去使用apoB,依据在人群内的百分位数?它很混淆。这是一个重要问题。

 

我想现在,我们具有的数据是LDL,所以你将它与你具有的数据进行比较。进一步研究必须比较血管的终点的减少,这是apoB改变值实现的,在多个数据组中与LDL-C改变的值比较。

 

apoB和非-HDL-C间的数据有巨大的量。如果我们希望开采这些数据,并讨论它在它的时间以及理论价值,数据是可用的。你是否感到,正如我做的,现在是否是时间开始讨论?我想有这个对话是非常重要的。有可能它可允许我们去较好地关注非常低LDL-C值的问题,这是由极其有效的药物产生的,以及相对于较高TGL和低的HDL的风险。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血脂检测的未来——LDL

    在这个讨论会中,对如何检测准确的LDL有了更多的新意。特别是从如何理解Friedewald等式的含义上,专家们说出了很多过去我没有了解的意义。

      

    原先的Friedewald等式,还是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从400里患者中导出的,没有LDL为0.65 mmol/L(25mg/dl)的。在原先的数据组内非常少的人具有的LDL值,会达到今天在我们治疗的患者中具有的。它没有被设计去用于这样的患者。

      

    检测LDL的是什么?如果我们希望使用胆固醇含量,有多个途径去检测LDL-C。这是否是临床考虑?是否你关注的是我们正在以不同方法检测LDL-C?也许,这些对不同失调给出不同值,这在对不患者估计风险和设定治疗目标上具有意义?

      

    Seth的非常大的数据库,已经展现给我们,在LDL-C非常低的水平处,Friedewald等式崩溃了。在我的临床实践中,当我在这些高风险患者使用了PCSK9抑制剂,我常规申请了一个apoB、或一个直接的LDL、或一个LDL颗粒浓度。我申请一些其他的检测,因为我的计算LDL正回归在极端低的水平。

      

    我们正看着计算的LDL值<0.26mmol/L(10 mg/dl)。偶尔,我们甚至得到LDL-C的报告低于0,一个负数,正确吗?

      

    这些结果反映了Friedewald等式的失败,它不能在我们临床门诊中看到的完整脂蛋白谱中使用。它被设计为去除由VLDL和HDL内含的胆固醇成分,仅留下LDL-C。但是,对VLDL计算的来自总血浆TGL,假设在大多人中,胆固醇含量是检测的TGL质量的1/5(这是以mg/dl计算)。


    对低LDL的人,VLDL会含有较LDL更多的胆固醇,任何误差对估计的LDL-C有显著的影响。在许多具有高TGL的患者,比率小于1/5,你过度地估计了VLDL的胆固醇。当它从血浆中减去时,你发现非常低的LDL水平,HDL检测也具有误差,可进一步导致LDL估计的误差。在示例较少的情况下,这些误差会叠加,LDL-C可成为一个负数。直接LDL检测也具有问题,已经在临床化学杂志上反复显示了,不是准确的。在许多情况下它们没有改善Friedewald等式。


    确实,我们需要的是超离心,但是这不是广泛地可用的,因为它要求技术的专家,和需要特定设备。费用也将它被阻止成为广泛可用。这些是我们在文章中提出的问题。我们发表了一个方法,以实现一个较好的途径去计算LDL,它在所有TGL浓度下是稳定的。

      

    原先的Friedewald的等式,是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从400里患者中导出的,没有LDL为0.65mmol/L(25mg/dl)的。在原先的数据组内非常少的人具有的LDL值,会达到今天在我们治疗的患者中具有的。它没有被设计去用于这样的患者。我想如果任何人要继续使用LDL-C-- 我想人们将继续使用它,作为医院实验室的常规工作-- 则它可十分有用去更新我们计算LDL的方法,这就是我们在我们的Very Large Database of Lipids,并发表在JAMA。

      

    所以,当实施它时,也许我们也应要看不同的人群。我们可看患者的大部分是定期检测LDL,但是若TGL很高-- 正如你说的,假设2.59 mmol/L(200 mg/dl)--则LDL值一定不是真的。在1.03mmol/L(40 mg/dl)看来不像是准确的。我们需要发现其他方法去检测这些水平。我们应使用特定的检测项目为这些特定的人群。也许,这将协助控制费用和确保足够的我们检测LDL的准确度。

      

    Friedewald等式在特殊的情况下失去意义,在我们评价的患者,他们的TGL在西方人群的中位数上下。它失败于文化,具有很多较低的脂蛋白值,正像被攻击性地治疗的患者。可能使用apoB可解决2个问题,我们刚才已经提及的。apoB可解决非常低的LDL-C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LDL的组成,被VLDL的组成扭曲了。Hopkins实验室在30年前指出,胆固醇对于TGL的比率是不恒定的;它随着年龄以及肥胖、apoE和apoC3含量的变化,除了TGL浓度外。


    你变得老了,你的TGL也较高,而你的胆固醇-TGL比率变低一些。传统上,我们已经限制使用这个计算,对那些TGL在4.52 mmol/L(400mg/dl)以下的,但是这不是一个门槛,被明确规定。比率开始在较低的TGL水平处变化。当然,空腹对于某个特定患者结果的一致性是必要的。

      

    使用apoB被许多人在关注,他们想,它会难以保持免疫化学检测的标准化,并提供的值在实验室间一致。但是,美国CDC的脂类标准化实验室告诉我,apoB至少像LDL胆固醇检测那样在实验室间可重现。

      

    我同意Dr Martin的报告,关于日常使用的LDL-C检测改为LDL颗粒检测的近期问题。如apoB或可能是核磁共振分析,可以评估颗粒数。但我会喜欢看到我们确实地与这个问题较量过,考虑了各种如包括人群数据、实验室问题和患者教育问题。这样可改善脂类学的临床艺术,你已经在这里提升了。

      

    apoB已经在多年前经历了标准化计划。它在我国的标准化,和在全世界的水平。这对于推荐它的广泛接受作为临床工具是非常重要的。当某患者来我们这里,我们必须具有信念,以前在其他地方所做的价值是值得信赖的,如果医生们以我在咨询中所写的价值开始,他们就可以判断他们治疗的效果。

      

    我想部分问题不过是再次教育,包括脂类社团的领导层。即使在加拿大,Dr Allan Sniderman能使得apo B不昂贵和每天常规检测,有一个来自脂类领导层的人的组合,是他们再次使用apo B,相信它依然太昂贵和难以解释。他们会宁可使用“定期”公式。同样,我们在美国看到的,还有抵抗使用它的,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开始教育。从那些编写导则的。它必须成为不太昂贵的检测项目,以及它是准确的事实必须被这个领域的领导一致地支持。

      

    目前美国检测apo B的费用是30美金,不知道它是否与其他医院和门诊的价格类似。加拿大的价格稍低,大致为15美金。如果使用的量增加,价格应甚至在未来还要下来。

      

    按照一个非常大的临床实验室的主任之一的个人交流,apoB检测的材料实际耗费<3美金。这当然依据具有高检测次数和它以标准化方式的报告。要求来自临床医生的特别申请和实验室样品的分别管理,和医学记录等,增加了那些耗费。它取决于有意义,绝对是有意义的。

     

    使用的范围是减少费用的秘诀。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设定治疗的目标,如果apo B成为治疗的靶向?在任何近期导则上减少apo B的最目标是<0.80 g/L。

     

    美国临床内分泌学的科学院导则,设定了apoB为0.70g/L,这是在LDL-C为1.42 mmol/L时的均值。

     

    但是也有认为,我们是否希望做它,依据相应的LDL-C和非-HDL-C的水平,或我们是否正要去使用apoB,依据在人群内的百分位数?它很混淆。这是一个重要问题。

     

    我想现在,我们具有的数据是LDL,所以你将它与你具有的数据进行比较。进一步研究必须比较血管的终点的减少,这是apoB改变值实现的,在多个数据组中与LDL-C改变的值比较。

     

    apoB和非-HDL-C间的数据有巨大的量。如果我们希望开采这些数据,并讨论它在它的时间以及理论价值,数据是可用的。你是否感到,正如我做的,现在是否是时间开始讨论?我想有这个对话是非常重要的。有可能它可允许我们去较好地关注非常低LDL-C值的问题,这是由极其有效的药物产生的,以及相对于较高TGL和低的HDL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