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909909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资讯 > 生物化学

切断“逃生路线”,有效抑制肿瘤复发

接受靶向治疗的黑色素瘤患者,会经历一种初始反应,感觉已经治愈了,但是早期的兴奋很快被挫败取代,因为肿瘤在细胞中找到了替代途径,继续生长和扩散,从而使癌症复发。因为黑色素瘤能够如此擅长逃避靶向治疗,因此,迫切需要在这些癌症的轨道上阻断它们,以延长良好反应,促进更长久、更健康的生活。
现在,美国Wistar研究所的科学家发现,一种先前无效的黑色素瘤靶向药物,实际上可能非常有效地阻止某些患者的疾病进展。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最近的《Clinical Cancer Research》杂志上。

个性化医学给黑色素瘤患者带来了巨大的希望。黑色素瘤仅占所有皮肤癌病例的百分之五,但是该疾病可引起75%的皮肤癌患者死亡。由于特定的突变引起了黑色素瘤的生长和增殖,因此,靶定突变的皮肤癌细胞药物,是一种有吸引力的治疗选择。例如,BRAF基因在大约一半的黑色素瘤中是突变的,从而导致一个重要的生长信号通路被异常激活。用药物抑制激活的BRAF,可延长患者的生命。

然而,几乎每名服用药物的患者,最终都会疾病复发,不再对初始治疗发生反应。这是因为黑色素瘤细胞察觉到了封锁,并找到了另一种生存机制。研究人员目前正在研究这些黑色素瘤的"逃生路线",有望通过联合治疗遏制癌细胞,不让它们生存下去。

本文第一作者、Wistar研究所黑色素瘤研究中心主任Meenhard Herlyn指出:"我们在黑色素瘤患者中确定了大约十五条逃生路线,很难预测哪一条将被用于一名任何给定的病人。为了重新激活,这些黑色素细胞会不择手段。"

为了确定逃生路线和检测阻断疾病扩散的治疗试验,Wistar的研究人员利用一种革命性的方法,称为患者来源的移植瘤(PDX)小鼠模型。研究人员在小鼠体内植入了来自患者的肿瘤标本,这使得研究人员可以研究不同药物和药物组合,以探究一种类型的肿瘤将有如何反应。

在这项最新研究中,Wistar研究小组使用PDX模型,对曾接受BRAF抑制剂治疗后复发患者的肿瘤进行了检测。此外,观察一些基因突变,如NRAS和MAP2K1,它们已知是之前治疗的BRAF突变黑色素瘤的"逃跑路线"基因,科学家还观察到了MET的放大,这表明一种新的抵抗机制出现。

Wistar研究小组综合以上信息来测试一种联合靶向疗法,作为阻止疾病进展的一种手段。一种叫作capmatinib 的MET抑制剂,目前正在临床试验中,用于治疗黑色素瘤时,表现出明显的肿瘤消退,但结果只是暂时的,这意味着MET的放大不仅仅是肿瘤生长的唯一动力。然而,当capmatinib与encorafenib(BRAF抑制剂)和binimetinib(MEK抑制剂,靶定BRAF通路)结合使用时,研究人员观察到,接受这种联合疗法的所有动物,出现了完全的和持续的肿瘤消退。

本文第一作者、Wistar研究所Herlyn实验室助理教授Clemens Krepler博士指出:"从历史观念上说,MET抑制剂在黑色素瘤患者中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活性。而我们的研究结果需要更进一步的验证,本研究给出证据表明,在BRAF之后或同时使用MET抑制剂,可成功地阻止疾病的进展,并能显著延长黑色素瘤患者的反应和总生存期。"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切断“逃生路线”,有效抑制肿瘤复发

    接受靶向治疗的黑色素瘤患者,会经历一种初始反应,感觉已经治愈了,但是早期的兴奋很快被挫败取代,因为肿瘤在细胞中找到了替代途径,继续生长和扩散,从而使癌症复发。因为黑色素瘤能够如此擅长逃避靶向治疗,因此,迫切需要在这些癌症的轨道上阻断它们,以延长良好反应,促进更长久、更健康的生活。
    现在,美国Wistar研究所的科学家发现,一种先前无效的黑色素瘤靶向药物,实际上可能非常有效地阻止某些患者的疾病进展。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最近的《Clinical Cancer Research》杂志上。

    个性化医学给黑色素瘤患者带来了巨大的希望。黑色素瘤仅占所有皮肤癌病例的百分之五,但是该疾病可引起75%的皮肤癌患者死亡。由于特定的突变引起了黑色素瘤的生长和增殖,因此,靶定突变的皮肤癌细胞药物,是一种有吸引力的治疗选择。例如,BRAF基因在大约一半的黑色素瘤中是突变的,从而导致一个重要的生长信号通路被异常激活。用药物抑制激活的BRAF,可延长患者的生命。

    然而,几乎每名服用药物的患者,最终都会疾病复发,不再对初始治疗发生反应。这是因为黑色素瘤细胞察觉到了封锁,并找到了另一种生存机制。研究人员目前正在研究这些黑色素瘤的"逃生路线",有望通过联合治疗遏制癌细胞,不让它们生存下去。

    本文第一作者、Wistar研究所黑色素瘤研究中心主任Meenhard Herlyn指出:"我们在黑色素瘤患者中确定了大约十五条逃生路线,很难预测哪一条将被用于一名任何给定的病人。为了重新激活,这些黑色素细胞会不择手段。"

    为了确定逃生路线和检测阻断疾病扩散的治疗试验,Wistar的研究人员利用一种革命性的方法,称为患者来源的移植瘤(PDX)小鼠模型。研究人员在小鼠体内植入了来自患者的肿瘤标本,这使得研究人员可以研究不同药物和药物组合,以探究一种类型的肿瘤将有如何反应。

    在这项最新研究中,Wistar研究小组使用PDX模型,对曾接受BRAF抑制剂治疗后复发患者的肿瘤进行了检测。此外,观察一些基因突变,如NRAS和MAP2K1,它们已知是之前治疗的BRAF突变黑色素瘤的"逃跑路线"基因,科学家还观察到了MET的放大,这表明一种新的抵抗机制出现。

    Wistar研究小组综合以上信息来测试一种联合靶向疗法,作为阻止疾病进展的一种手段。一种叫作capmatinib 的MET抑制剂,目前正在临床试验中,用于治疗黑色素瘤时,表现出明显的肿瘤消退,但结果只是暂时的,这意味着MET的放大不仅仅是肿瘤生长的唯一动力。然而,当capmatinib与encorafenib(BRAF抑制剂)和binimetinib(MEK抑制剂,靶定BRAF通路)结合使用时,研究人员观察到,接受这种联合疗法的所有动物,出现了完全的和持续的肿瘤消退。

    本文第一作者、Wistar研究所Herlyn实验室助理教授Clemens Krepler博士指出:"从历史观念上说,MET抑制剂在黑色素瘤患者中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活性。而我们的研究结果需要更进一步的验证,本研究给出证据表明,在BRAF之后或同时使用MET抑制剂,可成功地阻止疾病的进展,并能显著延长黑色素瘤患者的反应和总生存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