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25096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资讯 > 基因检测

精准医疗不仅是基因测序,下一代可提前获知患病风险

精准医疗到底是什么?一是借助患者(或患者肿瘤)的遗传及分子信息确定引发癌细胞的基因变异,再通过靶向药物在适用的情况下灭活癌细胞;二,针对每个患者独特的心理、社会和精神需求提供完整的支持性护理。4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2017领星精准医疗……

精准医疗到底是什么?

一是借助患者(或患者肿瘤)的遗传及分子信息确定引发癌细胞的基因变异,再通过靶向药物在适用的情况下灭活癌细胞;二,针对每个患者独特的心理、社会和精神需求提供完整的支持性护理。

4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2017领星精准医疗国际峰会”中,西雅图瑞典癌症研究所(Swedish Cancer Institute, SCI)执行董事Thomas Brown博士解释称,SCI对“精准医疗”的定义具有双重含义。

精准医疗不仅仅基因测序

同时,Thomas Brown博士认为,精准医疗绝不仅仅是基因测序,“现在我们谈论精准医疗大多是谈论癌症晚期患者,但是将来我们的下一代,可以通过精准医疗,提前知道自己患疾病的风险包括一些隐性疾病,并提前做好准备。”

其中,针对“肿瘤靶向疗法”,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脑瘤中心执行董事、神经肿瘤部主任Tracy Batchelor博士在会上分享称,在肺癌、乳腺癌和黑色素瘤等不同癌种中,都存在着典型的基因变异模式,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已经批准了数十种靶向药和一批临床试验。

近年来,特别是2015年奥巴马发出关于精准医疗的言论以来,国内医学界和资本界对于精准医疗的关注与日俱增。

西南证券曾在研究报告指出,2015年全球精准医疗市场规模近600亿美元,今后五年增速预计15%,是医药行业整体增速的三到四倍,其中基因测序行业增速将超过20%。

有关报道中,据较新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涉“精准医疗”的公司早已突破200家,部分已融资上亿元。

对此,在上述会议中,国内肿瘤精准医疗平台之一的领星生物创始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物信息学博士许强也向澎湃新闻证实称,该数据仍较为保守,“较早的大批成立于2012年左右,现在应该在数百家左右。”

有人提出“精准医疗泡沫”正在形成

2017年3月底,诺贝尔得主詹姆斯•沃森来到中国,参与推动以其命名的“沃森生命科学中心”。

而据了解,“沃森生命科学中心”的研究方向正是基于基因组的癌症精准医疗。

然而,也有人对此质疑,甚至提出“精准医疗泡沫”正在形成。

2016年10月,美国HudsonAlpha研究院的研究员韩健在其科学网博客中发表《两篇捅破“精准医疗”泡沫的重要文章》,引发业内讨论。

博文引用两篇发表在国外权威学术期刊中的论文,称目前为止的几个大型临床实验显示,经过测序等分子诊断分析,大概有30%-50%的病人能找到可以解释肿瘤恶变的相关突变。

但“因为能用的药物有限,只有3%-13%的病人能够找到“精准”的药物。即使使用上了配对的药物,也只有一小部分(30%)病人有疗效。几个折扣打下来,最后受益的病人仅占所有病人的1.5%。”

韩健最后在博文出提出建议,称不管是政府的钱还是私人投资,都应该权衡风险和回报。和互联网方面的投资不同,医疗方面的投资风险主要是科学性,不是可运营性。

“多买几台测序仪,多雇几个人,并不能加速解决精准医疗概念本身的瓶颈。”韩健在博文中称。

对此,许强博士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国内目前的精准医疗仍处于“星星之火”的阶段,目前来看,政府部门也在积极聚集相关专家,推动去建立精准医疗体系。

“我们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帮助者(helper),通过贴合患者临床需求、以患者临床获益为目的导向的模式。”许强称。

Thomas Brown博士还补充称,关于精准医疗的标准问题,不仅是在中国,“即使在美国,也没有(标准),精准医疗的发展非常快,是颠覆性的。过去人们对于癌症的治疗倾向于研究某一癌种,现在却注重个体化,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精准医疗不仅是基因测序,下一代可提前获知患病风险

    精准医疗到底是什么?一是借助患者(或患者肿瘤)的遗传及分子信息确定引发癌细胞的基因变异,再通过靶向药物在适用的情况下灭活癌细胞;二,针对每个患者独特的心理、社会和精神需求提供完整的支持性护理。4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2017领星精准医疗……

    精准医疗到底是什么?

    一是借助患者(或患者肿瘤)的遗传及分子信息确定引发癌细胞的基因变异,再通过靶向药物在适用的情况下灭活癌细胞;二,针对每个患者独特的心理、社会和精神需求提供完整的支持性护理。

    4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2017领星精准医疗国际峰会”中,西雅图瑞典癌症研究所(Swedish Cancer Institute, SCI)执行董事Thomas Brown博士解释称,SCI对“精准医疗”的定义具有双重含义。

    精准医疗不仅仅基因测序

    同时,Thomas Brown博士认为,精准医疗绝不仅仅是基因测序,“现在我们谈论精准医疗大多是谈论癌症晚期患者,但是将来我们的下一代,可以通过精准医疗,提前知道自己患疾病的风险包括一些隐性疾病,并提前做好准备。”

    其中,针对“肿瘤靶向疗法”,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脑瘤中心执行董事、神经肿瘤部主任Tracy Batchelor博士在会上分享称,在肺癌、乳腺癌和黑色素瘤等不同癌种中,都存在着典型的基因变异模式,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已经批准了数十种靶向药和一批临床试验。

    近年来,特别是2015年奥巴马发出关于精准医疗的言论以来,国内医学界和资本界对于精准医疗的关注与日俱增。

    西南证券曾在研究报告指出,2015年全球精准医疗市场规模近600亿美元,今后五年增速预计15%,是医药行业整体增速的三到四倍,其中基因测序行业增速将超过20%。

    有关报道中,据较新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涉“精准医疗”的公司早已突破200家,部分已融资上亿元。

    对此,在上述会议中,国内肿瘤精准医疗平台之一的领星生物创始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物信息学博士许强也向澎湃新闻证实称,该数据仍较为保守,“较早的大批成立于2012年左右,现在应该在数百家左右。”

    有人提出“精准医疗泡沫”正在形成

    2017年3月底,诺贝尔得主詹姆斯•沃森来到中国,参与推动以其命名的“沃森生命科学中心”。

    而据了解,“沃森生命科学中心”的研究方向正是基于基因组的癌症精准医疗。

    然而,也有人对此质疑,甚至提出“精准医疗泡沫”正在形成。

    2016年10月,美国HudsonAlpha研究院的研究员韩健在其科学网博客中发表《两篇捅破“精准医疗”泡沫的重要文章》,引发业内讨论。

    博文引用两篇发表在国外权威学术期刊中的论文,称目前为止的几个大型临床实验显示,经过测序等分子诊断分析,大概有30%-50%的病人能找到可以解释肿瘤恶变的相关突变。

    但“因为能用的药物有限,只有3%-13%的病人能够找到“精准”的药物。即使使用上了配对的药物,也只有一小部分(30%)病人有疗效。几个折扣打下来,最后受益的病人仅占所有病人的1.5%。”

    韩健最后在博文出提出建议,称不管是政府的钱还是私人投资,都应该权衡风险和回报。和互联网方面的投资不同,医疗方面的投资风险主要是科学性,不是可运营性。

    “多买几台测序仪,多雇几个人,并不能加速解决精准医疗概念本身的瓶颈。”韩健在博文中称。

    对此,许强博士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国内目前的精准医疗仍处于“星星之火”的阶段,目前来看,政府部门也在积极聚集相关专家,推动去建立精准医疗体系。

    “我们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帮助者(helper),通过贴合患者临床需求、以患者临床获益为目的导向的模式。”许强称。

    Thomas Brown博士还补充称,关于精准医疗的标准问题,不仅是在中国,“即使在美国,也没有(标准),精准医疗的发展非常快,是颠覆性的。过去人们对于癌症的治疗倾向于研究某一癌种,现在却注重个体化,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