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161856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仪器试剂

NATURE:抗体试剂的现状与问题

近日,英国NATURE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blame it on the antibodies"的文章,讨论了目前抗体试剂的现状与导致的问题,并且呼吁科学家们应该重视起来,对订购的抗体试剂要保持怀疑并测试有效性。

抗体是生命科学中最常用的工具,用于鉴定、分离蛋白,但目前看来也是最常出现问题的。不同批次抗体之间的差别可能会导致实验结果的巨大差异。而且抗体除了识别检测的蛋白外,还经常被其他蛋白识别,从而导致项目失败,造成时间、金钱和样品的浪费。

很多人都认为抗体可以解释大多数实验结果无法重复的问题。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莫尔文市的医药公司TetraLogic Pharmaceuticals的首席科学官 Glenn Begley说,特征不明显的抗体比实验室其他工具更容易出现问题,他在一篇争议性分析中说,53个肿瘤标志物研究论文中有47个无法重复出实验结果。

有糟糕的抗体经历的几个科学家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其中就包括耶鲁大学病理学家David Rimm,他曾用抗体开发了指导黑色素瘤治疗的诊断试剂,用几种联合的Y型大分子对活体组织染色,就能知道病人是否需要进一步的治疗以阻止术后复发。但资金投入大批抗体生产后,这批新抗体无法重复之前的结果,Rimm被迫停止了这个项目。 他写综述、开网络研讨会、在无数会议中提出这个问题。这些科学家们推动建立抗体生产、使用、描述的标准规程,提出了一些评估抗体质量的好方法。但时间太短了难以产生巨大影响,"资源都在那却没人用,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全球生物标准机构首脑Len Freedman说,"许多供应商并不想改变现有产品,虽然很多抗体试剂特别烂"。

加拿大多伦多西奈山医院的蛋白组学的研究人员Ioannis Prassas与同事一直进行关于CUZD1蛋白的研究。他们认为这个蛋白可以用于诊断胰腺癌。他们买的蛋白检测试剂盒,花了两年时间、50万美元,上千份病人样本时候才意识到这个试剂盒上出了问题。试剂盒的抗体识别另一个肿瘤蛋白CA125,根本不识别CUZD1!Prassas回顾时说:"急于求证一个有希望的假设让大家忘了做检测。"好多买抗体的科学家都相信在管子上印的标签,不知道确认抗体有效性,只知道订购它们。科学家们应该警觉起来,"抗体不是魔法试剂,你不能把它们扔到你的样品上,就指望得出的结果百分百有效"。

抗体是由脊椎动物免疫系统产生的,可以抵抗如细菌的入侵者。将目的蛋白注射给一只兔子,B细胞就会产生针对这种蛋白的抗体,收集兔子的血液就能获得抗体。将B细胞永生化并培养就能有源源不断的抗体供应。30年前如果要用抗体做实验,科学家需要自己制作,在90年代末,试剂公司开始接管这类杂事。而现在有超过300家公司销售,种类超过200万。2011年市值16亿美元。但只有不到一半能在组织切片中观察到蛋白分布,这让一些科学家认为不到一半的商业抗体都不可靠。

科学家们抱怨最多的是公司不提供评估抗体特异性所需的数据,和批次之间的差别。而公司的产品特性描述都是从上批产品直接抄过来的,提供的数据也往往是理想条件下做出的,不代表常规试验。抗体公司回应说,他们不可能测试所有试验条件,但他们可以提供可靠数据,并与科学家共同提高抗体质量。有些科学家买不同供应商的抗体试验中比较一下哪个实验效果最好,但最终他们买到的是不同地方生产的抗体。大供应商们相互竞争,经常从小供应商买来抗体重新贴上标签进行销售。

Trimer希望这个问题有个正向反馈环,当更多科学家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会怀疑并披露更多不合格试剂,使抗体质量慢慢改进。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NATURE:抗体试剂的现状与问题

    近日,英国NATURE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blame it on the antibodies"的文章,讨论了目前抗体试剂的现状与导致的问题,并且呼吁科学家们应该重视起来,对订购的抗体试剂要保持怀疑并测试有效性。

    抗体是生命科学中最常用的工具,用于鉴定、分离蛋白,但目前看来也是最常出现问题的。不同批次抗体之间的差别可能会导致实验结果的巨大差异。而且抗体除了识别检测的蛋白外,还经常被其他蛋白识别,从而导致项目失败,造成时间、金钱和样品的浪费。

    很多人都认为抗体可以解释大多数实验结果无法重复的问题。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莫尔文市的医药公司TetraLogic Pharmaceuticals的首席科学官 Glenn Begley说,特征不明显的抗体比实验室其他工具更容易出现问题,他在一篇争议性分析中说,53个肿瘤标志物研究论文中有47个无法重复出实验结果。

    有糟糕的抗体经历的几个科学家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其中就包括耶鲁大学病理学家David Rimm,他曾用抗体开发了指导黑色素瘤治疗的诊断试剂,用几种联合的Y型大分子对活体组织染色,就能知道病人是否需要进一步的治疗以阻止术后复发。但资金投入大批抗体生产后,这批新抗体无法重复之前的结果,Rimm被迫停止了这个项目。 他写综述、开网络研讨会、在无数会议中提出这个问题。这些科学家们推动建立抗体生产、使用、描述的标准规程,提出了一些评估抗体质量的好方法。但时间太短了难以产生巨大影响,"资源都在那却没人用,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全球生物标准机构首脑Len Freedman说,"许多供应商并不想改变现有产品,虽然很多抗体试剂特别烂"。

    加拿大多伦多西奈山医院的蛋白组学的研究人员Ioannis Prassas与同事一直进行关于CUZD1蛋白的研究。他们认为这个蛋白可以用于诊断胰腺癌。他们买的蛋白检测试剂盒,花了两年时间、50万美元,上千份病人样本时候才意识到这个试剂盒上出了问题。试剂盒的抗体识别另一个肿瘤蛋白CA125,根本不识别CUZD1!Prassas回顾时说:"急于求证一个有希望的假设让大家忘了做检测。"好多买抗体的科学家都相信在管子上印的标签,不知道确认抗体有效性,只知道订购它们。科学家们应该警觉起来,"抗体不是魔法试剂,你不能把它们扔到你的样品上,就指望得出的结果百分百有效"。

    抗体是由脊椎动物免疫系统产生的,可以抵抗如细菌的入侵者。将目的蛋白注射给一只兔子,B细胞就会产生针对这种蛋白的抗体,收集兔子的血液就能获得抗体。将B细胞永生化并培养就能有源源不断的抗体供应。30年前如果要用抗体做实验,科学家需要自己制作,在90年代末,试剂公司开始接管这类杂事。而现在有超过300家公司销售,种类超过200万。2011年市值16亿美元。但只有不到一半能在组织切片中观察到蛋白分布,这让一些科学家认为不到一半的商业抗体都不可靠。

    科学家们抱怨最多的是公司不提供评估抗体特异性所需的数据,和批次之间的差别。而公司的产品特性描述都是从上批产品直接抄过来的,提供的数据也往往是理想条件下做出的,不代表常规试验。抗体公司回应说,他们不可能测试所有试验条件,但他们可以提供可靠数据,并与科学家共同提高抗体质量。有些科学家买不同供应商的抗体试验中比较一下哪个实验效果最好,但最终他们买到的是不同地方生产的抗体。大供应商们相互竞争,经常从小供应商买来抗体重新贴上标签进行销售。

    Trimer希望这个问题有个正向反馈环,当更多科学家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会怀疑并披露更多不合格试剂,使抗体质量慢慢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