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254063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医疗改革

加快医改,真正实现看病不难

2017年9月9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病房楼,不仅房间里的床位全部爆满,就连走廊上也摆满了加床。更为夸张的是,一些电梯口也被病床“占领”。该医院早在2015年时因拥有7000张床位,曾被媒体称为“全球最大医院”。

  

好学校学生的拥挤场面还没有消失,好医院患者的拥挤又走进了人们的视线。挤,总是出现在具有优势的地方。人们对优势资源的追求已成为一种时尚。然而,在一些场合却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唯有那样,才能体现出一种真正的关心关爱;唯有那样才能使我们看到希望而内心踏实;唯有那样才能让我们心情释然而不会产生愧疚和遗憾。

  

看到那躺在走廊里,过道上,电梯口的患者,看到那席地而坐,就地而卧的陪伴家人,不由得会让人心生同情,同时又让人产生几分叹息,之后,还隐隐还有分淡淡的忧虑。争上好医院,恐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病人得到好的治疗,保证其生命健康的安全。即使家中经济拮据,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挤自己认为社会也公认的、有实力的、让人放心的医院。当好医院拥挤难入的时候,也许有很多医院病房空空;当好医院的医生护士忙得精疲力尽的时候,也许有很多医院的医生护士为无人来就珍而倍感失落。

  

是什么造成了好医院的这种拥挤?主要原因还是我们医疗资源的配制不平衡。这种不平衡导致了医院间的治疗水平差异,从而让一些医院声名鹊起,另一些医院则默默无闻。人们一旦有病,首先想到的大医院,好医院,名医院。因为谁都不愿将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当儿戏。尽管我们在不断地改变这种不平衡现状。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多年积累起来的较为厚重的优质医疗资源岂是其它医院一朝一夕能赶上的。所以,大医院、好医院、名医院的拥挤是必然的。

  

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人们心头的一个痛结。近几年,我国在医药领域加大了治理力度。看病贵的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善。乱检查,乱加价,乱用药,小病大治,轻病重治,无病也治的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收受红包,开约提成的医腐也给以了有力打出。人民群众对此是有目共睹的。但看病难的问题仍然十分严重。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病区患者入住情况就是一个典型事例。这是我们医改途中不得不得给以认真考虑研究的问题。

  

郑州这个“全球最大医院”患者拥挤的现象,其它一些城市也存在。我们民众期待着新一轮的医改在继续解决看病贵的同时,加大解决看病难的力度。尽可能地平衡医疗资源的合理配制,尽快地改变好医院大医院名医院拥挤的现状,不仅让我们百姓看病不贵,还要让百姓看病真正不难。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加快医改,真正实现看病不难

    2017年9月9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病房楼,不仅房间里的床位全部爆满,就连走廊上也摆满了加床。更为夸张的是,一些电梯口也被病床“占领”。该医院早在2015年时因拥有7000张床位,曾被媒体称为“全球最大医院”。

      

    好学校学生的拥挤场面还没有消失,好医院患者的拥挤又走进了人们的视线。挤,总是出现在具有优势的地方。人们对优势资源的追求已成为一种时尚。然而,在一些场合却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唯有那样,才能体现出一种真正的关心关爱;唯有那样才能使我们看到希望而内心踏实;唯有那样才能让我们心情释然而不会产生愧疚和遗憾。

      

    看到那躺在走廊里,过道上,电梯口的患者,看到那席地而坐,就地而卧的陪伴家人,不由得会让人心生同情,同时又让人产生几分叹息,之后,还隐隐还有分淡淡的忧虑。争上好医院,恐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病人得到好的治疗,保证其生命健康的安全。即使家中经济拮据,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挤自己认为社会也公认的、有实力的、让人放心的医院。当好医院拥挤难入的时候,也许有很多医院病房空空;当好医院的医生护士忙得精疲力尽的时候,也许有很多医院的医生护士为无人来就珍而倍感失落。

      

    是什么造成了好医院的这种拥挤?主要原因还是我们医疗资源的配制不平衡。这种不平衡导致了医院间的治疗水平差异,从而让一些医院声名鹊起,另一些医院则默默无闻。人们一旦有病,首先想到的大医院,好医院,名医院。因为谁都不愿将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当儿戏。尽管我们在不断地改变这种不平衡现状。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多年积累起来的较为厚重的优质医疗资源岂是其它医院一朝一夕能赶上的。所以,大医院、好医院、名医院的拥挤是必然的。

      

    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人们心头的一个痛结。近几年,我国在医药领域加大了治理力度。看病贵的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善。乱检查,乱加价,乱用药,小病大治,轻病重治,无病也治的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收受红包,开约提成的医腐也给以了有力打出。人民群众对此是有目共睹的。但看病难的问题仍然十分严重。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病区患者入住情况就是一个典型事例。这是我们医改途中不得不得给以认真考虑研究的问题。

      

    郑州这个“全球最大医院”患者拥挤的现象,其它一些城市也存在。我们民众期待着新一轮的医改在继续解决看病贵的同时,加大解决看病难的力度。尽可能地平衡医疗资源的合理配制,尽快地改变好医院大医院名医院拥挤的现状,不仅让我们百姓看病不贵,还要让百姓看病真正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