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905881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医疗改革

国家医改办副主任梁万年:政府欲划红线,明确公立医院改制基本原则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第40号文件,政府出台两个配套文件,一个是公立医院如何改制,一个是国有企业所办医院的改制。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司司长、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梁万年表示,"政府希望在全国划定一条红线,以明确公立医院改制的基本原则。"随即,梁万年同志,在4月20日于传媒举办的"医疗投融资论坛"上,指出"公立医院改制,是以包打天下为核心,还是以保基本为核心?这一点政府必须明确。否则,公立医院有冲动,觉得做得越大越好、越强越好,特需的也想发展,往下游延伸的也要吞掉,这样的话,改革将会乱套。"

明确基本原则 划清行为红线

"无论是健康服务业的发展,还是社会力量办医,政府一直持有鼓励和支持的态度,并陆续出台政策和文件。为贯彻落实国务院第40号文件,就有两个配套文件,一个是公立医院如何改制,一个是国有企业所办医院的改制。"梁万年表示,"我们就是想通过大家先行先试,在所在区域范围内,结合当地群众需求,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具体情况进行不同形式的探索,总结经验。但希望政府作用到位,然后,市场要发挥其作用。"

"完全用市场机制来提供所有的医疗卫生服务,这显然是不正确的。"梁万年认为,政府应该首先尽到责任,比如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其核心问题就是要界定政府与市场的职责,政府保住基本,保障所有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需求的供给和满足。

在保证基本的情况下,公立医院可以实行多种形式的改制。可以有产权变革,可以是管理体制改革,可以是基于运行机制的改革,甚至是多重形式的改革都可以考虑。梁万年举例,像社会力量对公立医院的托管,社会资本对公立医院的产权变革等。"但哪一种对,哪一种不对,没有一个标准模式,可以和当地的实际情况相联系。"

梁万年强调:"从政府角度来讲,我们还是希望在全国树立一个基本原则和划定一条红线。保证基本责任的到位,和政府其他责任的到位是一个基本原则;要保证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不流失、职工的权益得到有效的保护、社会稳定等,也是基本原则。"

梁万年再次强调了公立医院合理定位的重要性,他指出:"要发挥区域性医疗规划的刚性作用,这个规划我们正在推进。国家要定指导原则,各个省要定标准,并且切实发挥它的刚性作用。规划以外的可以放出去。"

相关意见或将出台 控制扩张和浪费

我国医疗卫生服务领域的基本矛盾,仍然是卫生资源的供给和日益增长的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不相适应,尤其是优质卫生资源严重的缺乏、布局结构不合理,这是一个基本矛盾。

随着社会发展,健康刚性需求越来越多,卫生事业必须要大力发展,但不能盲目发展。政府一定要控制公立医院的急剧扩张,合理把控公立大医院的规模。梁万年透露:"要绝对控制公立医院盲目扩张和医疗资源的浪费。我们最近也在研究相关政策,准备以通知或者意见的形式发出来。政府加速制定游戏规则,鼓励公平竞争。"

什么是基本医疗?基本医疗明确了,接下来就是对公立医院的定位,定位清晰后,紧接着就是区域规划中如何考虑当地的需求,以合理规划布局区域医疗卫生资源。梁万年认为,只有把以上问题搞清楚,市场才会清晰,公立医院盲目冲动的扩张和不合理的高标准建设才会被遏制。其次,就是找标准、找具体操作路径。

"不能把公立医院办成一个包办天下、无所不能的医院。"梁万年指出,政府和公立医院要努力解决好政事分开的问题,厘清哪些是院长说了算的,哪些是政府不能去管院长的。比如这个医院是如何发展的,是多大的规模,理论上不应该是院长说了算,但我们现在还没有把这个问题完全捋顺。有些院长也抱怨,我连基本的权利都没有,我想进一个人进不了,我想开一个人也开不掉,但是政府的权利却很大。"纠正错位,弥补缺位,把政事分开说清楚,这一点也是我们今后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点。"梁万年形容,有的院长是代表政府在管这个医院,但院长屁股一坐,他就会想发展是硬道理。

"我们对医院的考核标准也不太准确,往往看的是这个医院大不大,收入多不多。所以,院长们也都在想,我有多少张床,多少病人,收入多少,每年有多少SCI,那肯定都有做大的冲动。"梁万年表示理解,但同时他提出,到底什么样的公立医院是好的,好的标准是什么?好的公立医院院长的标准是什么?这种标准如何跟医院员工的薪酬直接挂钩?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就是要科学地落实公立医院公益性办医的职责。

鼓励不是放任 多点执业不是自由执业

公立医院改革中,首当其冲就是人事问题。对于人事问题中关注度最高的多点执业话题,梁万年强调两点。

第一,多点执业不是自由执业。梁万年指出,国家卫计委正在制定和规范医生多点执业的有关细节,多点执业并不是就可以自由执业,因为我们现在事业单位和公立医院人事制度的改革还没有到位,现在公立医院的医生都是单位人,在还没有完全变成社会人的时候,还没有达到像有些国家的自由执业的程度时,可能我们目前这种障碍还无法突破。这个障碍不仅仅是卫生部门一家要突破的,而是需要相关部门来综合对接。

第二,鼓励并不是放任,要规范有序。"我们也研究了世界上不同国家医生多点执业的情况,它也并不是我们大家所想的国外的医生都是自由执业,即使在美国,它的医生在不同类型的医院对多点执业政策和管理也不一样。有些国家就单纯的限制公立医院的医生多点执业,但是绝大部分的国家是规范的,就是你要多点执业的话,需要有一个规范的程序。"梁万年提出,要研究有中国特色的医生多点执业是什么,如何把公立医院的这些优质资源通过一个正常的渠道实现多点执业,更多的发挥其作用,形成多赢的局面。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国家医改办副主任梁万年:政府欲划红线,明确公立医院改制基本原则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第40号文件,政府出台两个配套文件,一个是公立医院如何改制,一个是国有企业所办医院的改制。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司司长、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梁万年表示,"政府希望在全国划定一条红线,以明确公立医院改制的基本原则。"随即,梁万年同志,在4月20日于传媒举办的"医疗投融资论坛"上,指出"公立医院改制,是以包打天下为核心,还是以保基本为核心?这一点政府必须明确。否则,公立医院有冲动,觉得做得越大越好、越强越好,特需的也想发展,往下游延伸的也要吞掉,这样的话,改革将会乱套。"

    明确基本原则 划清行为红线

    "无论是健康服务业的发展,还是社会力量办医,政府一直持有鼓励和支持的态度,并陆续出台政策和文件。为贯彻落实国务院第40号文件,就有两个配套文件,一个是公立医院如何改制,一个是国有企业所办医院的改制。"梁万年表示,"我们就是想通过大家先行先试,在所在区域范围内,结合当地群众需求,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具体情况进行不同形式的探索,总结经验。但希望政府作用到位,然后,市场要发挥其作用。"

    "完全用市场机制来提供所有的医疗卫生服务,这显然是不正确的。"梁万年认为,政府应该首先尽到责任,比如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其核心问题就是要界定政府与市场的职责,政府保住基本,保障所有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需求的供给和满足。

    在保证基本的情况下,公立医院可以实行多种形式的改制。可以有产权变革,可以是管理体制改革,可以是基于运行机制的改革,甚至是多重形式的改革都可以考虑。梁万年举例,像社会力量对公立医院的托管,社会资本对公立医院的产权变革等。"但哪一种对,哪一种不对,没有一个标准模式,可以和当地的实际情况相联系。"

    梁万年强调:"从政府角度来讲,我们还是希望在全国树立一个基本原则和划定一条红线。保证基本责任的到位,和政府其他责任的到位是一个基本原则;要保证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不流失、职工的权益得到有效的保护、社会稳定等,也是基本原则。"

    梁万年再次强调了公立医院合理定位的重要性,他指出:"要发挥区域性医疗规划的刚性作用,这个规划我们正在推进。国家要定指导原则,各个省要定标准,并且切实发挥它的刚性作用。规划以外的可以放出去。"

    相关意见或将出台 控制扩张和浪费

    我国医疗卫生服务领域的基本矛盾,仍然是卫生资源的供给和日益增长的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不相适应,尤其是优质卫生资源严重的缺乏、布局结构不合理,这是一个基本矛盾。

    随着社会发展,健康刚性需求越来越多,卫生事业必须要大力发展,但不能盲目发展。政府一定要控制公立医院的急剧扩张,合理把控公立大医院的规模。梁万年透露:"要绝对控制公立医院盲目扩张和医疗资源的浪费。我们最近也在研究相关政策,准备以通知或者意见的形式发出来。政府加速制定游戏规则,鼓励公平竞争。"

    什么是基本医疗?基本医疗明确了,接下来就是对公立医院的定位,定位清晰后,紧接着就是区域规划中如何考虑当地的需求,以合理规划布局区域医疗卫生资源。梁万年认为,只有把以上问题搞清楚,市场才会清晰,公立医院盲目冲动的扩张和不合理的高标准建设才会被遏制。其次,就是找标准、找具体操作路径。

    "不能把公立医院办成一个包办天下、无所不能的医院。"梁万年指出,政府和公立医院要努力解决好政事分开的问题,厘清哪些是院长说了算的,哪些是政府不能去管院长的。比如这个医院是如何发展的,是多大的规模,理论上不应该是院长说了算,但我们现在还没有把这个问题完全捋顺。有些院长也抱怨,我连基本的权利都没有,我想进一个人进不了,我想开一个人也开不掉,但是政府的权利却很大。"纠正错位,弥补缺位,把政事分开说清楚,这一点也是我们今后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点。"梁万年形容,有的院长是代表政府在管这个医院,但院长屁股一坐,他就会想发展是硬道理。

    "我们对医院的考核标准也不太准确,往往看的是这个医院大不大,收入多不多。所以,院长们也都在想,我有多少张床,多少病人,收入多少,每年有多少SCI,那肯定都有做大的冲动。"梁万年表示理解,但同时他提出,到底什么样的公立医院是好的,好的标准是什么?好的公立医院院长的标准是什么?这种标准如何跟医院员工的薪酬直接挂钩?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就是要科学地落实公立医院公益性办医的职责。

    鼓励不是放任 多点执业不是自由执业

    公立医院改革中,首当其冲就是人事问题。对于人事问题中关注度最高的多点执业话题,梁万年强调两点。

    第一,多点执业不是自由执业。梁万年指出,国家卫计委正在制定和规范医生多点执业的有关细节,多点执业并不是就可以自由执业,因为我们现在事业单位和公立医院人事制度的改革还没有到位,现在公立医院的医生都是单位人,在还没有完全变成社会人的时候,还没有达到像有些国家的自由执业的程度时,可能我们目前这种障碍还无法突破。这个障碍不仅仅是卫生部门一家要突破的,而是需要相关部门来综合对接。

    第二,鼓励并不是放任,要规范有序。"我们也研究了世界上不同国家医生多点执业的情况,它也并不是我们大家所想的国外的医生都是自由执业,即使在美国,它的医生在不同类型的医院对多点执业政策和管理也不一样。有些国家就单纯的限制公立医院的医生多点执业,但是绝大部分的国家是规范的,就是你要多点执业的话,需要有一个规范的程序。"梁万年提出,要研究有中国特色的医生多点执业是什么,如何把公立医院的这些优质资源通过一个正常的渠道实现多点执业,更多的发挥其作用,形成多赢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