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设本网站为首页 English 本站历史访问人数: 1.255685E+07 人

中国体外诊断网| 中国实验医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医疗改革

河南省国企医院改制潮起 各路资本竞相追捧

7月29日,*ST大有公告挂牌转让旗下8家职工医院,再次将公众目光吸引到国企医院改制上来。近年来,在政策东风的强力助推下,以“三煤一钢”为代表的国企医院改制可谓是大潮再起,引得各路资本竞相追捧。社会资本对国企医院改制的参与,在带来优质医疗资源、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等利好的同时,也增加了资本回报压力,改制后的医院如何在公益价值和资本回报间寻求平衡,急需政府出台相关指导意见予以规范。

    

“三煤一钢”领衔,国企医院改制潮起
7月29日,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ST大有发布公告,拟在中原产权交易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旗下8家职工医院,挂牌价格原则上不低于最终经河南省国资委核准的资产评估值。
     

关于转让原因,*ST大有表示此举旨在落实国家和河南省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相关政策,通过本次医疗资产转让及之前“三供一业”移交地方,将逐步剥离承担的社会职能,有效减轻企业负担,使企业能集中精力发展主营业务,提高主营业务的市场竞争力,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ST大有转让旗下职工医院并非个例,事实上,国企医院改制的浪潮早已涌现,河南“三煤一钢”所属医院改制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2016年8月,郑煤集团举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项目发布会,面向社会公开发布信息,为旗下18家企业寻找战略投资者。18家企业主要分为合作建设、股份改造、转让退出三类,其中郑煤集团总医院的股份改造赫然在列。公告信息显示,郑煤集团总医院系郑煤集团旗下的二级甲等医院,郑煤集团拟对总医院(包括下属8家医院、2家卫生所)增资扩股或拿出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股份改造或委托经营。
      

2017年1月,安钢集团和中信产业基金-新里程医院集团正式签约,双方共同组建医院管理公司,对安钢职工总医院实施股份制改造、专业化运营。根据协议约定,安钢集团以职工总医院现有设备、房产、在建工程和负债等进行实物出资,中信新里程集团以货币方式现金出资,双方各持有改制后安钢职工总医院的部分股份。由双方合作成立的医院管理公司,作为安钢医院的唯一举办人,负责安钢医院的日常经营和管理。
      

2017年4月,平煤神马集团旗下的平煤神马医疗集团总医院在媒体上发布《关于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称,为提升医院医疗服务质量和运营管理水平,保障平煤神马集团矿山医疗救护职能,降低职工就医成本,拟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参股(持股比例不高于49%),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据了解,不仅是河南,国企医院改制在国内其他地区也频频上演。江苏徐矿集团职工医院、武汉钢铁集团下属的鄂钢医院、河北天铁集团职工医院等相继完成了改制,走上了新的发展道路。
       

政策东风强劲,各路资本竞相追捧
国企医院改革,并不是一件新鲜事。早在2002年,在原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分离办社会职能工作的意见》指导下,国有企业医院曾经进行了一轮大规模、集中式的改制与剥离,到新医改方案出台之前的2008年,国有企业所办医院已经数量减半。
        

就是在该轮改制浪潮中,“郑州铁路中心医院”这块挂了90年的牌匾,被“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代替。郑州铁路中心医院移交郑大,正是铁路局社会职能分离、加快发展步伐的重大举措。
        

与上一轮改革相似,本轮国企医院改革的潮起,同样离不开政策东风的劲吹。
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对国企办医疗实行分类处理,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剥离,2018年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等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
        

国家政策倡导的同时,地方国企改革也进入了攻坚阶段,国企医院改制成为减轻国有企业负担的重要手段。2017年1月举行的河南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上,陈润儿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表示,尽快完成省属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剥离工作,有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政策倡导加上地方推动,国企医院改制迈上了快车道。以“三煤一钢”为代表的国有企业纷纷抛出旗下所属的职工医院,寻求意向合作方,进行改制合作。与甩卖资产时无人问津的固有印象相反,各路资本对国企医院改制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朝阳产业的属性、医院牌照的稀缺、品牌和医疗资源的沉淀、庞大的刚性市场需求,都让改制中的国企医院走上风口,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
    

 2017年3月,复星医药集团联合泰康保险集团出资10亿元,与徐矿集团共同出资组建淮海医院管理集团,对徐矿集团所属全部19家医疗机构整体进行重组,成为国企医院与医疗上市公司及大型保险企业合作运营管理医疗机构的突破性尝试。
       

华润医疗集团作为央企华润集团的子公司,在国企医院改制方面更是一路高歌猛进,先后参与武钢总医院、淮北矿工总医院、徐州矿山医院等国企医院的改制,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社会办医医疗集团。
      

中信产业基金控股的新里程医院集团,继与安钢集团合作,参与安钢职工总医院改制后,又战略投资天铁集团的职工医院天铁医院,为其注入资金、引进优质医疗资源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可谓是斩获不断。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同样也在谋划着自己的区域医疗版图,通过股权合作模式参与山西潞安集团总医院改制,收购齐鲁石化医院集团中心医院及旗下四所分支医院、三家卫生所,又与山东能源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参与枣矿集团下属四家医院的改制,实现了规模的急剧扩张。
       

除去医疗产业投资集团外,上市公司也加入了医院改制的争夺战,朗玛信息、海南海药、恒康医疗等上市公司以不同方式参与了国企等公立医院的改制。各路资本对医院改制的热情在并购数据上也得到了充分的反映。根据普华永道公布的《2016年中国境内医院并购活动回顾及展望》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并购活动无论从数量还是金额上都呈现爆发式增长,交易金额不断刷新历史新高。对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的并购在2016年更是出现了井喷式增长,交易数量和金额都创下新纪录。民营医院的投资并购金额猛增至两倍以上,达87亿元,对公立医院的投资活动也出现大幅增加,2016年披露金额的交易升至约74亿元。
 
国企医院改制,谨防沦为资本工具
国企医院改制,可谓是一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那么应该如何评价改制对各方的影响呢?
     

“国有企业和医院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属性,国有企业适度创办或参与创办医院可以弥补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实现社会功能的最大化。但医院不以营利为目的、救死扶伤的属性与国有企业对利润的追求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分歧,单靠国有企业的投入,难以支撑医院的长期发展。”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宋向清认为,引入社会资本,对国企医院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造,可以在增加资本投入的同时,引入优质医疗资源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可谓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虽说国企医院改制对各路资本方呈欢迎态度,但行业的隐形门槛不容忽视。根据已有案例分析,国企医院改制时对合格战略投资者的筛选标准,除去资本实力之外,医疗行业管理经验往往也是重要的评价指标。目前国内市场上成功的国企医院改制,主要是由大型医疗产业集团和行业龙头上市公司完成的,就是这种多维筛选标准下自然而然的结果。
      

医疗产业集团等各路专业资本方的介入,在带来优质医疗资源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同时,也带来一个现实问题:资本参与之下,医院公益和盈利的天平将偏向何方?众所周知,资本是天然逐利的,国企医院改制引入更多资本的同时,必然带来更大的盈利压力,逐利动机容易被强化,这可能弱化其救死扶伤的公益导向。从已有案例来看,就是否追求营利,国企医院改制后的走向发生了明显分化。部分国企医院改制为营利性机构,部分则坚持非营利性。以中信产业基金-新里程医院集团参与的安钢职工总医院改制为例,协议约定改制后的安钢医院非营利性的宗旨不变。
      

但非营利性并不意味着放弃盈利。据业内人士介绍,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资本方主要通过产业链模式和供应链模式两种方式需求回报。产业链模式主要是依托医院的区域影响力,布局医疗相关产业如培训中心、康复中心、养老中心等服务于医生和病人,利用较高的客户黏性,在衍生服务中获取收益;供应链模式则主要通过为改制医院提供药品、医疗器械及医用耗材直接获取收益。
     

“引入社会资本的同时,要防止医院被资本绑架,背离救死扶伤的职业目标,建议政府制定社会资本参与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发展规划,明确资本界限,规范资本行为,有效杜绝资本过度干预医院经营的行为。”宋向清强调。

关注体外诊断网微信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河南省国企医院改制潮起 各路资本竞相追捧

    7月29日,*ST大有公告挂牌转让旗下8家职工医院,再次将公众目光吸引到国企医院改制上来。近年来,在政策东风的强力助推下,以“三煤一钢”为代表的国企医院改制可谓是大潮再起,引得各路资本竞相追捧。社会资本对国企医院改制的参与,在带来优质医疗资源、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等利好的同时,也增加了资本回报压力,改制后的医院如何在公益价值和资本回报间寻求平衡,急需政府出台相关指导意见予以规范。

        

    “三煤一钢”领衔,国企医院改制潮起
    7月29日,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ST大有发布公告,拟在中原产权交易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旗下8家职工医院,挂牌价格原则上不低于最终经河南省国资委核准的资产评估值。
         

    关于转让原因,*ST大有表示此举旨在落实国家和河南省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相关政策,通过本次医疗资产转让及之前“三供一业”移交地方,将逐步剥离承担的社会职能,有效减轻企业负担,使企业能集中精力发展主营业务,提高主营业务的市场竞争力,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ST大有转让旗下职工医院并非个例,事实上,国企医院改制的浪潮早已涌现,河南“三煤一钢”所属医院改制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2016年8月,郑煤集团举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项目发布会,面向社会公开发布信息,为旗下18家企业寻找战略投资者。18家企业主要分为合作建设、股份改造、转让退出三类,其中郑煤集团总医院的股份改造赫然在列。公告信息显示,郑煤集团总医院系郑煤集团旗下的二级甲等医院,郑煤集团拟对总医院(包括下属8家医院、2家卫生所)增资扩股或拿出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股份改造或委托经营。
          

    2017年1月,安钢集团和中信产业基金-新里程医院集团正式签约,双方共同组建医院管理公司,对安钢职工总医院实施股份制改造、专业化运营。根据协议约定,安钢集团以职工总医院现有设备、房产、在建工程和负债等进行实物出资,中信新里程集团以货币方式现金出资,双方各持有改制后安钢职工总医院的部分股份。由双方合作成立的医院管理公司,作为安钢医院的唯一举办人,负责安钢医院的日常经营和管理。
          

    2017年4月,平煤神马集团旗下的平煤神马医疗集团总医院在媒体上发布《关于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称,为提升医院医疗服务质量和运营管理水平,保障平煤神马集团矿山医疗救护职能,降低职工就医成本,拟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参股(持股比例不高于49%),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据了解,不仅是河南,国企医院改制在国内其他地区也频频上演。江苏徐矿集团职工医院、武汉钢铁集团下属的鄂钢医院、河北天铁集团职工医院等相继完成了改制,走上了新的发展道路。
           

    政策东风强劲,各路资本竞相追捧
    国企医院改革,并不是一件新鲜事。早在2002年,在原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分离办社会职能工作的意见》指导下,国有企业医院曾经进行了一轮大规模、集中式的改制与剥离,到新医改方案出台之前的2008年,国有企业所办医院已经数量减半。
            

    就是在该轮改制浪潮中,“郑州铁路中心医院”这块挂了90年的牌匾,被“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代替。郑州铁路中心医院移交郑大,正是铁路局社会职能分离、加快发展步伐的重大举措。
            

    与上一轮改革相似,本轮国企医院改革的潮起,同样离不开政策东风的劲吹。
    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对国企办医疗实行分类处理,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剥离,2018年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等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
            

    国家政策倡导的同时,地方国企改革也进入了攻坚阶段,国企医院改制成为减轻国有企业负担的重要手段。2017年1月举行的河南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上,陈润儿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表示,尽快完成省属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剥离工作,有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政策倡导加上地方推动,国企医院改制迈上了快车道。以“三煤一钢”为代表的国有企业纷纷抛出旗下所属的职工医院,寻求意向合作方,进行改制合作。与甩卖资产时无人问津的固有印象相反,各路资本对国企医院改制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朝阳产业的属性、医院牌照的稀缺、品牌和医疗资源的沉淀、庞大的刚性市场需求,都让改制中的国企医院走上风口,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
        

     2017年3月,复星医药集团联合泰康保险集团出资10亿元,与徐矿集团共同出资组建淮海医院管理集团,对徐矿集团所属全部19家医疗机构整体进行重组,成为国企医院与医疗上市公司及大型保险企业合作运营管理医疗机构的突破性尝试。
           

    华润医疗集团作为央企华润集团的子公司,在国企医院改制方面更是一路高歌猛进,先后参与武钢总医院、淮北矿工总医院、徐州矿山医院等国企医院的改制,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社会办医医疗集团。
          

    中信产业基金控股的新里程医院集团,继与安钢集团合作,参与安钢职工总医院改制后,又战略投资天铁集团的职工医院天铁医院,为其注入资金、引进优质医疗资源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可谓是斩获不断。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同样也在谋划着自己的区域医疗版图,通过股权合作模式参与山西潞安集团总医院改制,收购齐鲁石化医院集团中心医院及旗下四所分支医院、三家卫生所,又与山东能源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参与枣矿集团下属四家医院的改制,实现了规模的急剧扩张。
           

    除去医疗产业投资集团外,上市公司也加入了医院改制的争夺战,朗玛信息、海南海药、恒康医疗等上市公司以不同方式参与了国企等公立医院的改制。各路资本对医院改制的热情在并购数据上也得到了充分的反映。根据普华永道公布的《2016年中国境内医院并购活动回顾及展望》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并购活动无论从数量还是金额上都呈现爆发式增长,交易金额不断刷新历史新高。对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的并购在2016年更是出现了井喷式增长,交易数量和金额都创下新纪录。民营医院的投资并购金额猛增至两倍以上,达87亿元,对公立医院的投资活动也出现大幅增加,2016年披露金额的交易升至约74亿元。
     
    国企医院改制,谨防沦为资本工具
    国企医院改制,可谓是一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那么应该如何评价改制对各方的影响呢?
         

    “国有企业和医院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属性,国有企业适度创办或参与创办医院可以弥补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实现社会功能的最大化。但医院不以营利为目的、救死扶伤的属性与国有企业对利润的追求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分歧,单靠国有企业的投入,难以支撑医院的长期发展。”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宋向清认为,引入社会资本,对国企医院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造,可以在增加资本投入的同时,引入优质医疗资源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可谓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虽说国企医院改制对各路资本方呈欢迎态度,但行业的隐形门槛不容忽视。根据已有案例分析,国企医院改制时对合格战略投资者的筛选标准,除去资本实力之外,医疗行业管理经验往往也是重要的评价指标。目前国内市场上成功的国企医院改制,主要是由大型医疗产业集团和行业龙头上市公司完成的,就是这种多维筛选标准下自然而然的结果。
          

    医疗产业集团等各路专业资本方的介入,在带来优质医疗资源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同时,也带来一个现实问题:资本参与之下,医院公益和盈利的天平将偏向何方?众所周知,资本是天然逐利的,国企医院改制引入更多资本的同时,必然带来更大的盈利压力,逐利动机容易被强化,这可能弱化其救死扶伤的公益导向。从已有案例来看,就是否追求营利,国企医院改制后的走向发生了明显分化。部分国企医院改制为营利性机构,部分则坚持非营利性。以中信产业基金-新里程医院集团参与的安钢职工总医院改制为例,协议约定改制后的安钢医院非营利性的宗旨不变。
          

    但非营利性并不意味着放弃盈利。据业内人士介绍,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资本方主要通过产业链模式和供应链模式两种方式需求回报。产业链模式主要是依托医院的区域影响力,布局医疗相关产业如培训中心、康复中心、养老中心等服务于医生和病人,利用较高的客户黏性,在衍生服务中获取收益;供应链模式则主要通过为改制医院提供药品、医疗器械及医用耗材直接获取收益。
         

    “引入社会资本的同时,要防止医院被资本绑架,背离救死扶伤的职业目标,建议政府制定社会资本参与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发展规划,明确资本界限,规范资本行为,有效杜绝资本过度干预医院经营的行为。”宋向清强调。